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一两位老师撑起一所学校,致敬极小学校坚守者

2021-04-1209:29:33来源:人民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一两位老师,八九个孩子,

云南偏远山区的这些教学点,被称作“极小学校”。

这里有坚守的老师,

他们是教师、管家、也是朋友;

有勤奋的学生,

读书是他们走出大山的最好出路。

1

红河州建水县甸尾乡马黄田村委会期租碑村期租碑小学 李伟

16年前,李伟的学生卢月因父亲离家、母亲入狱,弃学了。

李伟一边帮她放下心理负担,一边资助她学习,直到卢月读博士。

因李伟坚守而改变命运的不止是卢月,

36年来,期租碑小学无一人辍学。

如今,学校只剩李伟“一个老头领着十个小娃”,可他从不后悔:

“自己村子的学校,自己都不乐意待,外来的老师更留不住。”

2

文山州广南县莲城镇坝汪村落松地小学 朱丽丹

一个女孩,来到大山深处、曾经的“麻风村”教书,需要怎样的勇气和情怀?

可朱丽丹决定“先留下来试试”,

半年以后,她“和学生打成了一片”。

她说,在与6个孩子的相处中,

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3

大理市挖色镇挖色完小白柳箐小学 李为国

从20岁来这里教书的第一天起,

李为国的命运就与这方讲台分不开了。

从在生产队厂房上课,

到现在330㎡的教学楼,

李为国送走了一批批学生,

也换了十几个搭档。

不变的是,他依然在坚守。

李为国说:“教育是良心事业,就算只有一个孩子,也得教好!”

4

红河州红河县阿扎河乡垤施村委会瑶寨村瑶寨小学 杨晓三

杨晓三是从瑶寨小学走出去的第一个大学生,

如今也是这里唯一的老师。

别人觉得回来苦,

可杨晓三却为自己能帮助瑶族孩子学知识、熟悉普通话而高兴。

他说:“孩子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孩子。我把未来托付给孩子去实现。”

5

大理市挖色镇大成完小花椒箐小学 李伟

一名教师,可以有多么重要?

李伟的答案是:

孩子走出大山的全部希望。

1995年李伟被调到挖色镇大成完小。

为了让李伟回来,

村民用白族接待“神明”的礼遇将李伟请了回来。

自那以后,李伟再也没离开过。

感谢有他,花椒箐的孩子实现了小学“零辍学”,

走出了7名大学生,12名中专生。

有人会问:“为了几个孩子,专门设个教学点,不浪费吗?”

集中办学的确有利于优化资源配置,

可“极小学校”意义不同——

普通学校多一所、少一所,影响的是去哪儿上学、远还是近;

可“极小学校”的存废,关系的是读还是不读书,山里娃的命运可能因之改变。

因此,极小学校撤还是留,要从“一切为了孩子”出发,结合实际情况做决定。

对于保留下来的教学点,也要做到小而美、小而优,

满足孩子对高质量教育的渴求,

让教育公平的阳光洒在山里娃身上!

责任编辑:龙静玉(EK010)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