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风吹草低见“虎狼”

2017-02-23 15:06:00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有些事说来巧到难以置信。昨天下午,我和同事静静纠结地寻找着选题,最后决定关注一下内蒙古。我对内蒙古观察有一段时间了,之所以还这么纠结,主要是担心这样一个远离中心腹地和舆论焦点的地区难以吸引读者的关注。结果也是福至心灵,晚上正刷着网页一边和拖延症斗争,就看到十八届中央第十二轮巡视决定对内蒙古、吉林、云南、陕西等4个省区开展“回头看”。

  其实这也没什么巧,所有的巧,本质上都是某种内在“机缘”在注定时间的发动。只是人们往往看不到深层的联系,就觉得巧了。春天到了,你想出门野去,正好就遇到鲜花了,巧么?内蒙古也是这样,我在查阅资料的时候就在想,都到这种程度了怎么“回头看”还不来,结果还真来了。不过我声明,巡视组可不是我招来的。所谓福祸无门惟人自召,能招来巡视组的,只能是“老虎”“苍蝇”自己。

  先来看看第十二轮巡视。这一轮主要是针对29所中管高校,看到了母校山东大学列在其中,心情尤为复杂。因为“主校区搬迁章丘”的事,山大还没从舆论风口上全身而退,巡视组的进驻又将掀起什么波澜呢?2014年,教育部巡视组进驻山大后,校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尹作升、副校长娄红祥被免职。不久前尹作升才刚刚复出。近年来,山大在济南、青岛等地频频兴建新校区,而工程建设又是腐败的高发区。巡视组会有什么发现么?想到这,心情更复杂了。

  第一次关注内蒙古的反腐局势,是在去年十月份刘奇凡从贵州省委秘书长调任内蒙古纪委书记。对政坛有所关注的人应该了解,刘奇凡今年才刚满五十岁,上升空间极大。他长期从事秘书工作,去年刚刚晋升贵州省委常委十个月,就从秘书长职位调往内蒙古执纪,带有到重要岗位历练的意味。当时搜索内蒙古反腐局势时才发现,这个边疆地区的反腐态势竟然如此严峻,十八大以来已有自治区党委常委统战部长王素毅、自治区政府副主席潘逸阳、自治区政协副主席赵黎平、自治区政府副秘书长武志忠、呼和浩特市市长汤爱军、呼和浩特市政协主席张彭慧等一批高官落马。

  其中赵黎平将情妇杀死,据说他是1949年后首位亲手杀人的省部级官员。张彭慧在办公室割腕自杀。潘逸阳则涉及到令计划案。其余几位则多是死缓或无期徒刑。这种“烈度”的腐败,在经济发达的内地省市也不多见,出现在内蒙古这样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地方,确实挺让人意外的。

  内蒙古反腐的另外一个特点是,地市级干部倒下的特别多,而且到现在仍在持续清理中。据统计,在内蒙古12个地级行政区中,已经有10个地方的“四套班子”原任或现任官员出现落马情况,其中市委书记和市长就有六人。比较突出的是乌兰察布市,继女市长陶淑菊和亲密搭档市委书记王学丰落马后,当地的官场处于持续震荡中。几天前内蒙古纪委通报,对乌兰察布市原副市长薛培明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审查。上个月,自治区政协经济委员会专职副主任赵锦接受组织调查,此前他曾在乌兰察布做了七年副市长。

  作为一个西部省份,由于不像内地省份拥有多样的经济形态,内蒙古的腐败问题多与矿产开发和土地问题有关,尤其是东边靠近山西的地区。乌兰察布就是如此,当地人普遍认为市长和书记的双双落马,与矿产开发中的权钱交易有关。

  其中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案例是自治区国土资源厅原党组书记、厅长李世镕。去年十月份对他的调查通报,指出了他国土资源厅厅长的职务,甚至还列出他鄂尔多斯市市委原常委、副市长的职务。但根据官方资料,他落马前的最后一个职务是呼伦贝尔市委书记。但通报中对此却只字不提。这从某种程度上表明,将他从国土资源厅调离的半年,大概完全是出于调虎离山的调查策略。也可以想象调查当地国土部门难度之大。

  如果说“老虎”“苍蝇”是对腐败链条首尾两端的形象描述,那么对于中层的地市一级贪官,似乎可以称之为“狼”。虽然不像老虎那样凶残,但狼总是成群结队出现,在内蒙古这样一片大草原上,如果风吹草低看见的都是狼,牛羊的生存处境将难以想象。

  根据目前的信息,还难以清晰理出内蒙古官场“群狼”各自归属哪个山头、互相之间有什么利益勾连,以及他们背后是否还趴着“老虎”。不过既然“回头看”瞄到了这里,相信答案已在路上。笼盖四野的,除了苍天,只能是正义。

责任编辑:梁艳(EN003)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