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孙晓兰:丹青难写是精神

2017-01-04 08:21:26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被资助的清华大学“ 抗震小英雄”王佳明(左)、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的申龙与孙晓兰(右)合影
被资助的清华大学“ 抗震小英雄”王佳明(左)、被保送到北京大学的申龙与孙晓兰(右)合影

  丹青难写是精神

  ——记助学亲友团团长孙晓兰

  2016年,是孙晓兰发起助学亲友团“双助”宏志生的第18个年头。“助学亲友团”的数百万元助学金,源源不断地送至北京市广渠门中学、魏善庄中学、宏志中学、大峪中学的宏志生以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近千名贫寒学子手中;爱心人士也由最初的几十人扩展到200多名。

  被这一份爱心润泽,百名宏志生在孙晓兰60岁生日那天,用《致孙阿姨》表达了他们的心声:

  “是您,用您的智慧与关怀,向我们传播着大爱与大悟;是您,用您的热情与活力,教我们用全身心的热爱书写一撇一捺、撑起人生澄静阔远的天空。”

  那天,她还收到了一份郑重的贺礼;宏志生选毛笔字写得好的王兴禾同学书写了一份聘书:兹聘请孙晓兰先生为宏志生人生导师。

  父母留下了无价珍宝

  提起“双助”宏志生这件事,还得从根子上说起。

  1996年,《东方女性》杂志曾刊登一篇采访孙晓兰的专访《美在事业——孙晓兰速写》。文章说,作者为采访延安时期的革命女性武真,认识了她的女儿孙晓兰,她质朴得像“一位普通女工”。而当作者1990年采访工美集团工贸公司时,却吃惊地发现端坐在老板台后面的竟是孙晓兰。

  退休前,孙晓兰曾荣膺“全国巾帼建功标兵”、“全国优秀女企业家”等诸多荣誉称号,并担任过全国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但当事业达到“在一个地方学不到东西”的时候,孙晓兰毅然决定提前退休,“去不熟悉的地方看风景”;她选择了再进学校享受学习。应该说,导致这种选择的基因来自于她的父母双亲。

  孙晓兰的父亲孙方山当年在北京市委工作,曾用业余时间写了四个大型京剧历史剧剧本《西门豹》、《廉吏风》、《大太子》、《洛阳宫》,前两部已公演。父亲59岁去世时孙晓兰才20岁。老舍夫人胡絜青先生送来挽联:勤劳奉公言传身教,清廉自持以德服人;北京京剧院的挽联曰:精勤写史剧教人有益,郁怒藐奸帮大节无亏。孙晓兰说京剧院的老人回忆说,有一次爸爸给演员说戏夜深回家,演员们看他骑的是自行车十分诧异,爸爸说,“排戏是我业余时间做的事,不能坐公家的车”。

  孙晓兰的母亲是北京小学第一任校长,把自己的孩子寄宿到了幼儿园,她就“寄宿”到了北京小学为别人的孩子操劳。妈妈从一篇作文了解到一个内蒙古来的学生家庭困苦,便让其母亲住校做了保育员。这个孩子日后成了著名作家、评论家。

  父母的血脉给了孙晓兰同样的品性,她曾经这样告慰父母:学你,像你,用你留下的无价财富,做好自己的人生。

  1998年,在孙晓兰退休前两年,一位美籍华人朋友在电视上看到了“宏志班”的报道便跟她联系,说想一起帮助“宏志生”。孙晓兰于是来到了广渠门中学,开启了至今18年的助学篇章。

  让我们一起雕刻时光

  《我们一起雕刻时光》,是记述孙晓兰和宏志生故事的书名。在她满是学生赠送礼物的工作室内,醒目的位置上悬挂着一个画幅:用时光的刻刀,雕出生命的美丽。孙晓兰更看重捐资助学的精神意义,她称助学为“双助”:不仅关注物质更要关注心灵;不仅帮助学生还要共同成长。

  1990年开始,提前退休的孙晓兰走进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电影学院,走进艺术系、中文系、考古系、心理系去“享受学习”。被亲友团资助的宏志生也因而有幸,有机会跟着孙阿姨去大学听课,感受一个全新的世界。

  孙晓兰非常认同这样的说法:文化似乎不直接关系国计民生,但直接关系民族的性格、精神、意识、思想、言语和气质。抽出文化这根神经,一个民族将成为植物人。2003年起,孙晓兰开始组织“宏志生”去看电影。观影前,她会给学生发放自己写的“观影前提示”,看完又会给学生们发放“观影后说明”,组织观影会,将学生们对影片的思考文章打印成集。

  孙晓兰的“提示”或“说明”,基本上是多学科杂糅的教学文案。以电影《梅兰芳》为例,上千字的“说明”涉及到古代历史、文学、名画赏析、文字解析、京剧精髓等诸多知识点,让学生们受益匪浅。直到现在,孙晓兰和一些走出校园的“宏志生”还有定期的茶会,互相分享看书、看电影的种种感悟。

  在孙晓兰鼓励下,学生们积极学外语、学多门外语,修双学位。“你不去看世界,世界不会来看你”;数十名宏志生先后留学美国、德国、英国、瑞典等国家。

  在《我们一起雕刻时光》的日子里,宏志生被“雕刻”的时光,在记忆里熠熠生辉:

  “她仿佛总有说不完的故事,让我们在捧腹大笑之后,悟出其中做人的道理。如何处事,如何待人,如何合作。我们常常好奇地猜想,在孙阿姨的身后,会是怎样一番大千世界。”

  “孙阿姨,真不好意思,前几天我在给同学们讲‘黄金甲’的三个非物质遗产时,怎么也想不起第三个了,您可以告诉我吗?还有,您能再讲讲话剧的三一律吗?”

  “我从小学就一直学习书法,阿姨很喜欢我的字。今年阿姨生日时我写了一副行书‘清气若兰’送给她祝贺,明年我准备写一副‘贵气平怀’。阿姨有着平民的平和,又有高贵的气质。阿姨的心怀,给我们的关怀,我们的情怀与感怀,都体现在这四个字里了。”

  爱是一个圈,首尾总相连

  孙晓兰不喜欢“成功”这个词,“因为它没有标准。现在好像挣大钱、买房、买车就是成功。我告诉学生,好人有标准。好人的标准就是对人好的人。”按照这个标准,学生们在大学期间或工作以后,拿到奖学金、实习费、家教费、工资都会拿出其中一部分,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爱是一个圈,首尾总相连。行走在有爱的大道上,我们是最幸福的人”。孙晓兰信奉这一点。

  汶川地震发生后,60多名受过资助的宏志生一起筹集了几万元,由孙晓兰亲自送给北川中学的十几名同学,并告诉了孩子们这笔钱的来历。2012年7月,北京遭遇特大暴雨,北川中学三位受助学生代表来到北京,把他们做社会工作挣的钱捐给了东城区红十字会;其中的王佳明同学如今已是清华学子,2016年4月李克强总理赴清华考察时,他还和总理自拍了合影。

  北川中学的学生魏敏在汶川地震中不幸失去了左腿,孙晓兰不仅每年给她寄去3000元学费,还经常劝慰她要坚强起来。如今魏敏已成为西南民族大学的学生,先后奔赴青海玉树、四川彭州县地震重建区参加志愿工作。“孙阿姨带给我的豁然,让我学会在磨难中长大,也让我学会要做一个对别人好的人。”

  孙晓兰的儿子卢睿更是得了母亲的真传,出国留学期间用自己打工挣的钱帮助了宏志班的4名学生;还前后8次到北川中学义务支教,与学生们结下了手足亲情。

  打开一本厚厚的相册,孙晓兰指着其中一张照片说:“这是我帮助的第一个‘宏志生’李智宾结婚时的照片,那天我还是她的主婚人。她的孩子叫小虎,现在都6岁了。”说到这儿,她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

责任编辑:梁燕(EN003)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