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诚实守信]刘红:在绿色事业里追寻迷失的诚信

2016-10-25 14:31:25来源:首都文明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原标题:[诚实守信]刘红:在绿色事业里追寻迷失的诚信

  一、简介

  刘红,女,1973年9月出生,北京绿蜻蜓特色果蔬产销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刘红立志自己生产绿色蔬菜,2008年承包了40多亩地创办绿蜻蜓生态农场,吸引众多市民以会员的方式加入,分包土地和她一块种植绿色蔬菜,大家共同承诺杜绝化肥和化学农药,她还把劳动场面传到网上,消费者可以前往监督24小时开放的种养殖过程。曾有会员因菜生虫多次申请打农药,被取消了会员资格。刘红说,宁可经济损失也不改初衷。

  二、主要事迹

  在绿色事业里追寻迷失的诚信

  刘红,女,1973年9月出生,北京绿蜻蜓特色果蔬产销专业合作社理事长。

  2008年,刘红成立了绿蜻蜓生态农场。她秉承传统农耕文化和乡土知识,坚持按照祖辈传下来的方法种菜、种果、养殖家禽,杜绝化肥和化学农药,坚持健康、自然的生活方式。消费者可随时前往参观农场的种养殖过程,刘红也会将劳动场面拍下来传到网上,让消费者放心。曾经有个会员因菜生虫多次申请打农药,刘红劝说无效,取消了其会员资格,收回土地。在这个刷脸的时代,刘红凭人品赢得了消费者的信赖。

  食品安全触目惊心

  民以食为天,越来越多的食品安全问题,影响到我们的健康。大量使用化学农药、化肥的水果、蔬菜,吃着没果香、没菜香,不仅影响果蔬的口感,食材的安全隐患更让我们忧心忡忡。

  2007年的一天,刘红陪女伴去外地的一个设施农业蔬菜生产基地去看望她的朋友,生产基地的农民正在给菜喷打农药,刘红问菜农:“这些农药对人体有什么害处吗?”回答是:“有啊……” 菜农的一番话让刘红久久无语:明明知道会伤害身体,还要用!可是如果不用这高度的农药,十几年的轮番种植让土地出现的重茬现象和作物的抗药性无法解决,菜种不出来,即使种出来的菜品相也不好看,上不了市场,卖不出去,当地农民将如何生存?刘红同情菜农为了生存而生存,可是市场上的食材出现这么多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呢?

  此行让刘红对食品安全问题的严重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简直太恐怖了!食品安全无底线,心魔更难除,刘红对市场上买来的带有很多农药残留的蔬菜水果产生了抵触,特别是不敢给儿子吃了。“儿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样下去就连一个好的健康基础都没有了。”刘红满怀忧虑地说。

  “绿蜻蜓”实现绿色梦

  也就是在这时候,刘红有了自己种植无公害蔬菜水果,让家人远离不健康食材的念头。于是,刘红带着寻找“儿时蔬果幸福味道”的梦想,来到了通州漷县镇吴营村。最初她只想承包3-4亩地,自给自足,可是没人愿意租给她这么少的土地,那就多点也行吧,不想刘红一下子就承包了40多亩。那时她还在城里上班,雇佣当地农民帮忙种植健康蔬菜。

  刘红的朋友们得知她承包了一大片土地,专门用有机方法种植蔬菜水果,都拍手叫好,纷纷以会员的方式加入进来,耕种自家的私家菜园,不仅让自家人吃上了放心的蔬果,更圆了都市白领们的田园梦。

  光阴似水,滔滔流逝,跟刘红有一样梦想的人陆续奔向这片热土,土地不够了,刘红又流转了200亩土地。会员的需求也越来越多,他们渴望从“绿蜻蜓”得到更多健康食材,刘红又与其他农户联合种养殖更多的健康食材,这样不仅提高了农户的收入,而且让更多的土地和食材健康起来。

  2014年,刘红成立了北京绿蜻蜓特色果蔬产销专业合作社。

  “会员和农户们很信任我,也很依赖我,经营管理都需要有人打理,这样我就成立了这个合作社,把它当作一项事业来做。从最初的40亩地,到现有的600亩地,在外地还有1000多亩的生产基地。”刘红说,“我以前是做环境设计方面工作的,与农业不沾边儿,但从小就看着父母种地,对种菜不陌生。”

  1

  和农户一起,勘察葡萄的长势

  2

  葡萄熟了

  刘红的“绿蜻蜓”在经营模式上采取(CSA)社区支持农业的经营理念,按照传统的方法种菜、种果和养殖家禽,杜绝化肥和化学农药,推崇健康、自然的生活方式,追求人与环境的协调。

  刘红初到吴营村的时候,由于这里的土地长期施化肥,土壤板结得厉害,铁锹翻地,土块硬得拍都拍不碎。在不用化肥的情况下,种子的发芽率很低,有1/3至1/2不长苗,生命力强大的种子即使长成了小苗,生长也很缓慢。而且由于刘红不给蔬菜打农药,还会生很多病虫害,看得见的是叶子上大窟窿连着小窟窿,看不见的菜根早被虫子咬烂了,菜园子一片惨淡。“那两年中,我花了大量的资金买种子和农家肥,还要雇佣工作人员,赔了不少,但还是坚持下来了。到了第三年,情况发生好转,土壤基本改良过来了,一把土抓在手里都是粉末,种的蔬菜水果长势好多了。”回忆起刚创业那两年,刘红感慨良多。

  凭良心维护食品安全线

  刘红带领合作社成员重视传统农耕文化和乡土知识的传承,使用农家肥、自己做的植物酵素、黄板、驱虫灯等为植物施肥驱虫,拒绝使用化肥农药。刘红说:“‘绿蜻蜓’24小时对外开放,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到合作社来参观生产过程,参观我们的仓库,看我们有没有用化肥和农药。我们有一部分农产品是在外地的生产基地种植的,消费者无法监管,这就需要我们的严格自律。我也会经常把员工们除草、捉虫、施肥等劳动场面拍下来传到网上,让消费者放心。”

  “绿蜻蜓”注重乡村和城市社区和谐发展、重塑生产者与消费者之间的信任和依赖,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加入会员成为地地道道的“土食者”。

  成为“绿蜻蜓”的会员,就要按照刘红提出的有机方法种植,这是最基本的要求。2014年,有一个会员种的菜长了虫,多次申请要打药,刘红都没有批准。她说:“这种菜青虫是要用手捉的。打了药之后,虫子是没有了,可是农药就残留在菜叶上了,周边的菜地也污染了。” 会员说自己害怕虫子,不敢捉,坚持从外面买农药。不得已,刘红取消了其会员资格,收回土地。

  绿色有机的本质是地球健康与人类健康的相互统一,人与自然和谐共存,为此,刘红宁愿牺牲经济利益,这是她创建“绿蜻蜓”的初衷。

  在创业之初,有人问刘红:“你这里的菜长得个头小,又有虫眼儿又难看,还比市场上的同类菜价格高,怎么会这样?”而在最近几年,绿色生活习惯渐渐成为主流,不用解释,一些消费者就知道又大又漂亮,还没有虫眼的蔬菜,肯定不是原始的方法种植出来的,他们说,虫子来吃的菜,我才敢吃;虫子都不敢吃的东西,我也不敢吃。

  如今,绿色消费已成为许多人的自觉选择。有的小朋友只吃“绿蜻蜓”的土鸡蛋,有些不吃黄瓜的人一下子爱上了有机黄瓜的味道,有的会员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告诉刘红:“你们这里太适合我了,我就想找一块地,种自家人喜欢吃的无污染蔬菜。”因为志同道合,刘红和很多会员都成了朋友。

  3

  拥抱麦浪

  4

  手工挂面的制作

  现在,合作社不是刘红想种什么就种什么,而是根据消费者的需求来种植。有些人说,市场上买的米不好吃,刘红就在黑龙江五常承包土地种水稻,这本来也是她的又一个梦想,一个北方姑娘始终依恋家乡米的味道。也有些会员从老家带来一些喜欢吃的蔬菜种子,刘红就把种子撒在田里,种出他们家乡的味道……现在“绿蜻蜓”种植的蔬菜水果共有30多种,还养了一些家禽家畜,市场供不应求。

  “绿蜻蜓”坚持“发展生态农业、支持健康消费、推动公平贸易、促进城乡互助、节约能源、环境保护、食品安全、生态文明的可持续发展”,将商业模式与社会责任融为一体,引导市民健康消费与农村绿色生产合作社对接,通过城乡之间生产者与消费者的直接互助,让农民安心、消费者放心,重建社会的信任与合作机制,实现城乡良性发展。

  刘红摒弃工业化生产模式,采用安全自然的生产方式,促进和维持生态平衡。菜园子对着菜篮子,刘红苦心培植纯天然的味道,推行健康舒悦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绿蜻蜓”在播撒绿色理念,纠正急于求成、急功近利的农业生产误区的同时,也在修复买卖之间的信任裂痕。

  5

  获得首都旅游紫禁杯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奖

  2015年,北京绿蜻蜓特色果蔬产销专业合作社被北京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评为“首都旅游紫禁杯”先进集体,刘红被评为先进个人;2011年、2013年,刘红被漷县镇评为“巾帼创业标兵”“妇女创业就业之星”、“女能手”荣誉称号;2016年7月,她被通州宣传部评为“通州榜样”。

责任编辑:王程央(EN046)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