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孝老爱亲]胡秀珍:真情继母书写大爱

2016-10-19 11:20:00来源:首都文明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W020161017326471021387

  一、简介

  胡秀珍,女,1944年8月出生,通州区梨园镇怡乐北街社区居民。

  她把4岁继子养育成人,继子却在2011年突发脑淤血成为植物人;近70岁的胡秀珍从此在病床边为他翻身擦洗拍背吸痰和他“聊天”。两年后儿媳也突发脑梗半身瘫痪住进了隔壁病房,她日夜守护,精心照料帮助康复训练,如今已有好转。她说只要他们好我就高兴,一家人能团圆就是幸福。

  二、主要事迹

  真情继母书写大爱

  胡秀珍,女,1944年8月出生,通州区梨园镇怡乐北街社区居民。胡秀珍嫁与孙继先后,放弃生育子女的机会,全身心照顾丈夫的4岁儿子孙兵,抚育他长大成人,为他操持娶妻生女。2011年12月,孙兵突发脑溢血变成了植物人。胡秀珍强忍悲痛鼓励儿媳安心工作,自己则在孙兵的病床边安营扎寨。祸不单行,两年后,儿媳突发脑梗阻,住进了孙兵隔壁的病房。胡秀珍没有被贫病交加压垮,拼尽全力照顾儿子、儿媳和孙女的生活。无情的凄风苦雨沧桑了胡秀珍的如花容颜,人间真情的厚重深沉铸成她不屈的信念。

  继母缔造的幸福家庭

  1972年,30岁的胡秀珍与37岁的孙继先喜结连理。两人都是中学教师,胡秀珍教物理,孙继先教语文,相同的工作,相似的爱好使两个人走到了一起。孙继先有一个4岁的儿子,叫孙兵,为了全身心抚养孙兵,胡秀珍放弃了拥有亲生子女的机会。

  起初,孙兵与继母不熟,不言不语地打量家里新出现的陌生人。在学校的家属宿舍里,胡秀珍为孙兵洗脸、洗脚、洗衣服,他爱吃什么她就做什么,孙兵一点点接纳了和蔼可亲的新妈妈。孙兵像小尾巴似地跟着胡秀珍,给她背歌谣、唱儿歌。晚上,三口人睡在宿舍的一张大床上,盖一个大被子,孙兵小猫似地依偎在妈妈的怀里。冬天还没来,胡秀珍就早早为孙兵做好了新棉裤棉袄;孙兵和小伙伴闹了别扭,胡秀珍总是耐心开导他,教他为人处世之道……一天天长大的孙兵将渗透在平凡日子里的点滴母爱记在心上,写进作文里,字里行间幸福洋溢。都说后妈难当,胡秀珍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用全部的爱呵护孙兵,母子之间的感情融洽而亲密。

  孙继先胸藏锦绣,文采飞扬,当年,胡秀珍就是被他的才学所吸引,才和他相知相恋的。孙继先的大半辈子都在与书本打交道,看书读报,吟诗作赋是他的强项,家里的大事小情都是胡秀珍操持。

  在胡秀珍的悉心抚育下,孙兵顺利读完高中、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在一家国营单位工作。后来,孙兵与教师李霞结婚,婚后不久一个可爱的女儿就降生了。30岁的孙兵娶妻生女,事业有成,年近六旬的胡秀珍看着自己亲手缔造的幸福家庭满是喜悦和欣慰。

  日夜照顾植物人儿子

  2005年,孙继先远在天津的父亲瘫痪在床,无法自理,胡秀珍赶到天津,在老人身边喂饭喂水,端屎端尿,直到2011年,把老人安详地送走。

  胡秀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通州的家,还没有从公公去世的悲痛中走出来时,又一个噩耗传来,孙兵在单位突发脑溢血,变成了植物人,胡秀珍的脑袋“嗡”的一下,眼前天昏地暗。

  胡秀珍回忆说:“小兵好动,上大学的时候是学校足球队的主力队员,没少在比赛中获奖,身体一向很好。” 孙兵生病前,是单位的中层干部,对工作兢兢业业。年底是单位里一年中最忙的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很晚才回家。2011年12月28日,他写年终总结到晚上10点多,又开着车到单位与同事一起研究工作。谈完了工作,他刚一站起身,摇晃了两下便倒在沙发上。单位的同事紧急将孙兵送往医院进行抢救。

  胡秀珍连夜赶到医院,她看见孙兵躺在急救室里,脸色惨白如死人,她伸出手颤抖着摸了摸,儿子浑身冰凉,呼吸几乎停止,全靠呼吸机维持。

  医院诊断,孙兵脑干出血,出血量很大,如果不进行手术患者危在旦夕。胡秀珍抱着一线希望送儿子进了手术室,手术很成功。胡秀珍盼着这次手术能还她一个健康的儿子,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孙兵依然没有好转的迹象,她的美好企盼只是在梦里一次次出现。直到孙兵入院的第66天,才出现了微弱的自主呼吸。

  聪明能干的孙兵变成了植物人,胡秀珍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强大的母爱和责任感使她无比坚强,她没有哭天抢地,叫苦连天,而是鼓励儿媳李霞安心工作,她自己在距离孙兵的病床两尺的地方安营扎寨,按照医生的叮嘱,按时给儿子翻身、拍背、擦身、做呼吸道湿润消炎护理,随时给他吸痰……

  胡秀珍不断地和孙兵说话,给他放他从前喜欢听的古典音乐。早晨,告诉他天亮了,太阳出来了,该醒醒了;晚上,告诉他天黑了,该睡觉了。希望以此唤醒他的知觉。胡秀珍还天天趴在儿子的床边问他小时候的事儿,以激发他的回忆,促进神经恢复。

  胡秀珍是个细心人,她通过孙兵的各种生命体征的变化来感知儿子的生命迹象和情绪变化。“我随时监测他的心率、血压和体温,我发现小兵晚上睡得特别沉的时候,心率缓慢,1分钟大约是60多下,白天80下左右,给他拍背的时候,他可能很舒服,情绪波动也比较明显,跳到90多下、100下,然后一点点慢下来。通过这些数据,我就知道他是醒着呢,还是睡着呢,他还是有些意识的。”

  胡秀珍对孙兵的照顾一向无微不至,有一次“意外”让她至今自责不已。“小兵有120多斤,给他翻身拍背,要把他的整个身体都翻过来,他自己不能配合,我给他翻身还是挺费劲的。有一次,不小心把他翻到地上去了,那下子摔得不轻,脸都磕伤了,他的脸现在还凹下去一块儿。当时把我吓坏了,孩子的病已经够重的了,哪经得起摔啊?我赶紧叫人帮忙,六个人才把他抬到床上,万幸的是检查之后倒没什么大碍。”从那以后,胡秀珍不敢独自给儿子翻身了,每次都是和老伴儿两个人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向床边挪动儿子的身体,再给他翻身。

  儿媳重病婆婆不离左右

  儿媳李霞看公公婆婆照顾孙兵很辛苦,对胡秀珍说:“您连个休息日都没有,天天24小时陪在医院里也不行啊,我下班后到医院照看一会儿,您也能回家休息一下。”

  李霞是通州三中的高中教师,孙兵生病那年,李霞教高一。她傍晚7点左右下班,到学校接女儿,在路上买两份盒饭,到医院换婆婆“下班”。母女俩简单吃完晚饭,女儿写作业,李霞一边照顾丈夫,一边写教案或是给学生判卷子。胡秀珍回家做饭、吃饭,稍事休息,10点钟再回到医院。

  李霞和女儿晚上10点多回到家,早晨5点多,李霞又要起床给女儿做早饭,然后送女儿到学校上早自习,她自己再去上班。李霞对工作尽职尽责,尽心尽力,家里的事儿再多,她也没有疏于对学生的教育,她所带班级的早自习、晚自习、补课,她一次也没缺席过。在学生面前,她永远是精力充沛,神采飞扬的。高中三年,李霞带的两个班在同年级十二个班中,始终排在第一、二名。她是个好老师,也是个好妻子、好母亲、好媳妇,唯独苦了自己。李霞在极度紧张和操劳中煎熬,她感觉自己很累很累,可依然咬牙挺着。直到2014年5月29日,李霞给学生们上最后一节课,她的舌头开始发僵,走路有些不稳,她意识到自己生病了。李霞立即开车到了孙兵所在的医院,告诉婆婆自己病了,胡秀珍赶紧给儿媳挂号。当天,李霞就因脑梗阻住进了孙兵隔壁的病房。

  屋漏偏逢连夜雨,孙兵一个人生病胡秀珍已然够忙的了,儿媳这一病,胡秀珍简直有些招架不住了。最初的一段时间,李霞不能走路,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胡秀珍像照顾儿子孙兵一样日夜守在儿媳身边照顾,还要推着儿媳妇去做康复,扶着她练站立、练走路。胡秀珍分身乏术,孙兵更多的时候是老伴儿孙继先照料,胡秀珍抽空就到孙兵的病房里和老伴儿一起给儿子翻身、拍背、喂饭。早上和晚上,胡秀珍还要回家照看孙女。她就像个陀螺,终日不停地转,只为托起一个家的平衡。

  在胡秀珍的精心照料下,李霞的身体一天天康复,现在她可以自己走路了,只是脚步略显蹒跚,口齿也不是很清晰。

  老人的心愿只盼孩子好

  孙兵和李霞相继住院,胡秀珍和老伴儿在精神上、身体上承受着巨大压力的同时,经济上的压力也不小,高昂的医疗费用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不得已,孙继先那双舞文弄墨的手也捡些破烂以贴补医疗费用。胡秀珍知道后几度心酸落泪:“小兵的爸爸80岁了,本该是颐养天年的年纪。他以前没做过家务,更别提捡垃圾了,这几年他也学着洗洗涮涮,帮了我不少忙。为了孩子,我们有一分热,发一分光。”

  这几年,胡秀珍一家逢年过节都是在医院里团聚,护士给他们送来饺子,亲戚送来点儿饭菜,饱经磨难的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幸福。日子虽苦,胡秀珍却充满感激:“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很好,亲戚朋友也经常来看望,能帮什么帮什么。”

  胡秀珍与孙继先一起走过的日子始终充满诗意,从前是“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如今是“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在他们的生活里不仅有诗,更有对远方的期盼。胡秀珍看着仍然植物人状态的孙兵若有所思地说:“小兵,你爸爸80岁了,我也已经73岁了,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也得过轻微脑梗阻,我们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孩子,在我们有生之年,你快好起来吧!”看着、说着,胡秀珍的泪水夺眶而出。

  40多年过去了,岁月浇筑的亲情早已将一对没有血缘联结的母子融合为至亲骨肉。胡秀珍说:“我会尽最大努力把儿子、儿媳护理好,让他们尽快康复。我不要求他们尽孝,只要他们好,我就高兴。”

  爱不是负担,而是一种无私的付出,是生生不息的美德光焰照亮崎岖路。爱铸就的坚强信念就是这一家人坚不可摧的擎天柱。

责任编辑:李晓(EN035)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