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黄河湿地护鸟人

2022-01-1509:43:20来源:人民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人们习惯称呼马朝红“马姐”。她个子不高,皮肤因长期野外工作,被晒得黑红。她戴一顶宽边遮阳帽和一副眼镜,穿一身深色外套,看上去像一位普通的邻家大姐。不过,透过厚厚的近视镜片,她那温柔而笃定的眼神,让人印象深刻、倍感亲切。

“昨天,我们又救助了一只鸟,是大白鹭……”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区的黄河岸边,马朝红正向我们有声有色地讲述当时的情景。

马朝红是黄河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孟津管理中心高级工程师。1999年,她从父亲手中接过保护湿地鸟类的接力棒,和这些可爱的湿地生灵相识相知,一起度过了二十多个春夏秋冬。

2021年12月1日,马朝红和同事在巡察、观测水鸟时,发现一处废弃的鱼塘边,一只大白鹭正在惊恐地扑腾翅膀,怎么也飞不起来。走近一看,原来它被渔线缠住了腿。马朝红慢慢靠近大白鹭,用自己的遮阳帽盖住它的头,免得它情急之下攻击人,然后护住它的翅膀,轻轻地抱起它,与同事一起将它带到附近的野生动物保护站。他们小心翼翼地剪掉缠绕的渔线,仔细检查大白鹭有没有受伤,确认无碍后,才给它整理羽毛,带回原地点放飞……

听着马朝红的讲述,我们在寒风中沿着湿地蜿蜒的木栈道,进入芦苇深处。只见沙洲与水泊相伴,沙柳与苇丛相依,偶尔有成双成对的鹭鸟自芦苇丛中腾起,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

我们好奇地问她:像救助大白鹭这样的情况,常会遇到吗?

“偶尔会。6月上旬,我就救活了一只受伤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雕鸮(猫头鹰的一种),喂养了四十多天,最终让它成功返回大自然。”马朝红讲起救鸟过程,眼神、表情、语气满是爱意和欢喜。

这只受伤的雕鸮是被一位老乡救起送到林业局的。林业局的人知道马朝红爱鸟,又有丰富的护鸟知识,就问她能不能救助这只外表有些吓人的猫头鹰。马朝红二话没说就接下了这个差事。这是一只羽翼尚未丰满的幼鸟,但体型已经不小。马朝红虽然养护过不少鸟,但还没养过猫头鹰。她腾出阳台给鸟“安家”,买来牛肉、小鼠和维生素喂它。这小家伙像个小孩子一样,起初很胆小,不敢捕食活物,还躲进笼子里,一会儿看看食物,一会儿又瞅瞅马朝红,那笨拙、胆怯的样子,让马朝红心生爱怜。她用眼神鼓励它,磨炼它的胆量。慢慢地,它的进食正常了,体型更大了,翅膀也更硬了,却也让马朝红受了不少苦头——她两次被这只雕鸮抓伤,不得不去打破伤风针。

就这样,一直养到这只鸟的伤势痊愈、体力渐强,足以翱翔蓝天时,马朝红才和同事、朋友一起,将它带到受伤地点放飞。望着这只雕鸮奋飞于黄河湿地上空,马朝红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们边走边聊,来到河边不远处的观鸟点,借助望远镜观察河滩、沙洲上成群的鸟儿。每年从10月开始,黄河孟津湿地就会成为大批候鸟的迁徙驿站,它们会在这里一直逗留到次年3月。12月正是鸟儿的种类和数量最多的时候。马朝红感慨道:“湿地好不好,关键看水鸟。鸟类留恋这里,说明湿地的生态环境优良。”

湿地观鸟,虽有诗意,但也隐藏着危险。为了研究水鸟的活动规律,马朝红每隔几天就要背着半人多高的装备,深入湿地调查。潮湿泥泞的滩涂,常弄得她一身泥巴一身汗。一个夏天,她在湿地河滩近距离观察一种新来的鸟,一时入了神。待她回过神来,两条腿不知何时已经陷进河滩松软的泥地里,眼看越陷越深。她赶紧呼救,在别人的帮助下才爬上岸。现在想想,她都有些后怕,可那次的收获特别大,认识了林鹬等三种鹬鸟。

父亲马书钊是马朝红护鸟路上的领路人。马书钊曾是一名林业管护员,1995年春节回老家时,他目睹了黄河滩边鸟儿被人捕杀的一幕,义愤之下决心投身护鸟事业。1997年年底,马朝红回家探亲,几乎每天都陪父亲到寒冷的黄河边观鸟护鸟。眼看父亲日渐衰老,还念念不忘生机勃勃的黄河湿地,她真正体会到父亲对鸟儿的热爱。1999年,马朝红下定决心辞去工作,回到成立没多久的孟津黄河湿地保护区,跟随父亲观鸟护鸟。起初,他们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要跑完五六十公里长的湿地,最少需要三天。父女俩带着干粮,吃住在路上,摔倒甚至受伤也是常有的事。

马书钊2013年做了股骨头手术,又有其他疾病缠身。这位七十九岁的“鸟迷”已没法再到黄河岸边,亲近他最牵挂的鸟儿。如今老人在住室墙壁上贴满了各种水鸟图片,看着这些鸟儿,他便像见到老朋友一样,心里十分愉悦。

马朝红家里的墙壁上也贴着各种水鸟的图案,还收藏着自己多年观鸟的记录本,让人仿佛置身鸟类展馆。她深情地注视着一幅水鸟画,悠悠地说:“几天不见,就会觉得少了点儿啥。”

当地许多村民当着马朝红的面,称湿地内的水鸟为“你家的鸟儿”。常有村民跟她开玩笑:“你家的大雁又吃了我家的麦子!”“你家的鹭鸟又吃了我家鱼塘的鱼!”她也开玩笑地回应:“吃就吃了呗,谁还跟鸟儿计较呢?”

“守护好了湿地,就守护好了我们自己的家园。现在这一带的村民都知道和鸟做朋友,每当大批候鸟再次回到湿地,大家就像看到外出的孩子回家一样开心。”马朝红说这话时,满是幸福感和自豪感。她的心绪也感染了我,耳畔仿佛又响起了黄河边那阵阵鸟鸣……

责任编辑:李墨涵(EN043)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