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普兰塔猎人”痴迷植物二十余载:守护新疆“一草一木”

2021-12-1214:48:34来源:中国新闻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中新社乌鲁木齐12月11日电 题:“普兰塔猎人”痴迷植物二十余载:守护新疆“一草一木”

作者 苟继鹏

30平方米的工作室内,堆放着2000多本植物分类学相关书籍,以及1万多份植物标本。近日,中新社记者在此间见到了痴迷植物二十余载的新疆青年杨宗宗。

杨宗宗在自媒体平台的简介中写道:“一个自由植物猎人的平台,喜欢收集各国植物志、喜欢制作植物标本、喜欢踏寻山川草原。”他已习惯于自己被称作“普兰塔猎人”,“普兰塔”为“植物”英文单词的音译。“新疆地域辽阔,但植物种类并不算多,每一个新种的发现,都会丰富新疆的野生植物宝库。”他说。

6岁时,杨宗宗便与植物结缘,因一本《新疆中草药手册》而爱上了植物。他说:“这本小册子不知被我翻了多少遍,里面的每种药材形态和作用我都熟记于心,这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关于植物梦想的种子。”

启蒙之后,杨宗宗更加“疯狂”地爱上了植物。高中时期,首次在生物课上正式接触植物分类的概念,为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16岁时,他成为中国第一个发现“小花鸟巢兰”植物者,还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一等奖、首届“长江小小科学家奖励活动”唯一的一等奖。

后来,酷爱植物的杨宗宗被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学习生物专业。但因种种原因,他曾一度暂停了植物研究。“爱好一件事物是快乐的,但是在人生的漫长道路中,一直喜欢一件事物就没那么容易了。”他说,自己步入社会后做过生意、当过调酒师,但当工作慢慢步入正轨时,却感到生活“没有希望”。

2016年,他决定重新开始研究植物。“植物分类学是一门综合性科学,对于业余爱好者来说更是一项‘烧钱’的小众兴趣。需要购买数不清的文献著作,野外的吃住行费用,相机、户外装备等,更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杨宗宗说。

他放弃了稳定的工作,每天跋山涉水,还耗尽储蓄购买书籍和专业设备。在别人看来,他似乎“疯了”,但只有他自己清楚,“为爱痴狂”是为了心中那个纯粹的梦想。

此后,每年4月至10月,杨宗宗几乎都是在野外度过,而其余时间,也都是在这间狭小的工作室内度过。曾为了找一种因滥挖贩卖而几乎灭绝的阜康阿魏,杨宗宗花费了三年之久。他说:“虽然每次都失望而归,但我不死心,后来再去,翻了一天的山,终于在半山腰发现了。”

杨宗宗说:“喜欢植物分类学在我看来是一种寂寞的享受,但是如果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出现,那就是最幸福的事。”幸运的是,他遇到了。一路走来,他已不再形单影只,背后有了朋友和团队的支持。

今年6月,他与朋友迟建才、马明共同耗时两年多编著完成的《新疆北部野生维管植物图鉴》顺利出版,书中收录了新疆北部野生维管植物共计1600余种,其中仅分布于新疆的有825种,中国首次记录的有5种,植物彩色图片近5900张,每一张都由他们拍摄而来。

杨宗宗和同伴就这样默默守护着新疆的“一草一木”。他们还成立了植物社,定期发起植物保护行动,走进学校进行自然科普教育讲座,呼吁更多人保护野生植物。

责任编辑:李墨涵(EN043)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