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迎客松“守松人”:与松为伴11载

2021-09-2810:03:48来源:新华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9月26日,胡晓春用放大镜检查迎客松的树枝。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用放大镜检查迎客松的树枝。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晚,胡晓春通过监控查看迎客松及周边的情况。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胡晓春用望远镜对迎客松进行例行巡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胡晓春对迎客松进行例行巡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用望远镜对迎客松进行例行巡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傍晚,胡晓春对迎客松进行例行巡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胡晓春对迎客松进行例行巡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对迎客松的支撑杆进行检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对迎客松的支撑杆进行检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对迎客松的支撑杆进行检查。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帮助游客在迎客松前拍照留念。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在黄山风景区回答游客咨询。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6日,胡晓春在自己的小屋里吃午饭。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晚,胡晓春在自己的小屋内撰写《迎客松日记》,记录当天的树木情况和气象信息。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9月25日,胡晓春整理自己撰写的《迎客松日记》。迎客松是安徽黄山风景区的标志性景观,它生长在海拔1670米处,树形像是一位好客的主人伸开双臂欢迎客人。为更好地保护迎客松,从上世纪80年代起,黄山为迎客松配备了专职“守松人”。2010年,胡晓春成为迎客松第19任“守松人”,十余年时间里,他每年超过300天住在山上,朝夕与迎客松为伴。胡晓春住在离迎客松仅25米的小屋内。平均每两小时,他就要对迎客松巡查一次,仔细地用放大镜检查树皮和纹理,防止病虫害,用望远镜查看冠顶和冠幅,检查支撑杆、拉索和防雷设备,还要防止游客或动物对树木造成破坏。如果遇到雨、雪、大风等恶劣天气,他每半小时就要巡查一次。每天,胡晓春都要撰写《迎客松日记》,详细记录迎客松的生长数据,以及当天的气温、风力、湿度等气象信息。11年来,他已经写下超过100万字的《迎客松日记》,为科学保护迎客松积累了重要资料。他说:“照顾了迎客松这么多年,在我心中,它就像一位亲人一样。”新华社记者 周牧 摄

责任编辑:赵桂金(EK003)

头条新闻

  • 铁路“货车车辆医生”:检车锤敲击出“后浪”之花

    由于附近没有遮蔽物,白天的作业现场就像一个大烤炉,货车检车员杨思敏正双腿“骑”在70多摄氏度高温的钢轨上,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握着检车锤,俯身对车辆进行“诊断”。

  • 湖北一女子坚持照顾继子33年 诠释母爱伟大

    2018年,老伴郑安庆去世后,望开驰一如既往地照顾着郑宜。每天,她会带郑宜到楼顶晒晒太阳,或在家里陪他看电视,而打扑克牌则是每天的固定项目。

  • 疫情下的华侨大学境外新生:学习不打烊

    “虽然期待已久的大学生活刚开始几天,就遇到了疫情,但是学习不能停。”9月16日,华侨大学法学院2021级新生职爽在学校宿舍里开启第二天的线上学习。

  • 云上寄相思 四川省戒毒管理局亲情帮扶不掉线

    9月16日,四川省戒毒管理局组织全省各个戒毒场所开展戒毒人员“云上寄相思”远程视频会见主题教育活动,缓解戒毒人员和亲属之间的思念之情,全力满足戒毒人员亲属见亲人的需求。

  • 第十四届全运会来了

    第十四届全运会是疫情防控常态化下举办的首个国内重大综合性体育赛事,也是北京冬奥会前我国举办的规格和水平最高的体育赛事。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