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一个有趣的老头解读另一个有趣的老头

2021-07-1608:59:24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柴筢》轴 北京画院藏 齐白石 133.5×33.5cm 《稻草小鸡》轴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133×33.5cm 人骂我 我也骂人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40.5×29cm 童年看戏 韩羽 28cm×28cm 牡丹 齐白石 北京画院藏 16.5cm×20.5cm

◎辛酉生

展览名称:会心不远——韩羽读齐白石

展览时间:2021年6月25日至10月8日

展览地点:北京画院美术馆

画家韩羽的知名度不算“顶流”,但要提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动画片《三个和尚》,可谓广为人知,高矮胖、红黄蓝三个和尚的造型设计者正是韩羽。上美还拍过一部与《三个和尚》风格近似的动画片《超级肥皂》,造型设计也是他。

韩羽,1931年生人,山东聊城人,农家子弟,没读完中学便到店铺学生意。18岁那年韩羽在庙会上布置宣传画,被临清大众教育馆领导看中,一头撞进了美术界。1950年代初,韩羽调河北工作,先后在邯郸等地做报纸、杂志的美编工作,也画连环画、漫画,还在工艺美术学校做过教员。1980年代,韩羽主持河北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务,并任中国美协理事、河北美协副主席。正是这个阶段,韩羽的艺术生涯来到高峰,为上美做的两部动画片的人物设计,为老舍小说《离婚》绘制的插图,为童话《大街上的龙》所绘的封面,均斩获奖项。

韩羽虽以漫画成名,但现在为市场认可的是他的国画与书法。他绘画的戏曲人物和一派天真的书法作品,也成了各拍卖行的常客。而根据动画设计而来的国画《三个和尚》的伪作更是常见。

韩羽的才能除本行之外,还在写文章上。虽说受正规教育不多,可文字醇厚、老辣,正与他的漫画相类。他凭借杂文上的造诣,1997年以一部《韩羽杂文自选集》,获得第一届鲁迅文学奖杂文奖。

韩羽今年已经90岁,依旧笔耕不辍,在品读齐白石画作后,创作了50篇评点作品,总题为《我读齐白石》。韩羽善作评点文字,评点过《水浒传》《红楼梦》,但评点同行前辈,又不同于文学作品,多了一份本色当行。

历来研究齐白石的作品实在太多,理论家、画家、文人均有高论。老舍笔下的齐白石使人钦佩,启功先生写齐白石,于阐发艺术见解之外,不乏老人生活中的逸事趣闻。只要有心阅读,对齐白石其人、其艺的了解,几乎可以做到全方位无死角。作为齐白石最后供职和收藏他作品最权威的北京画院,更是设有“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出版有《齐白石研究》。侧身众多大家之中,兼涉画文的韩羽评点起齐白石来有怎样妙处?于是便有了北京画院的展览《会心不远——韩羽读齐白石》。

要想展现韩羽读齐白石的文章,就要配合展览齐白石的作品,韩羽品读齐白石作品本就多有北京画院所藏,即便涉及其他机构藏品,北京画院也能拿出同题、类似作品。非如北京画院收藏齐白石之富,其他美术馆、博物馆很难做到。

本次展览一方面以齐白石的画作与韩羽的文字对照,画作展牌上节选韩羽的评点文字,并附有二维码,如想看更全的内容,可扫码阅读;另一方面,是齐白石的作品与韩羽的画作对照,同时展出韩羽绘画、书法、手稿、出版物等,使观者在了解评论者韩羽之外,对书画家韩羽也可有所了解;第三重则是齐白石与韩羽人生经历对照。

齐白石和韩羽有许多相似之处。两人都来自农村,都没受过多少正规教育,都非科班出身,又均书画兼长。两人还都多才多艺,齐白石在书画之外能作诗,特别是题画诗为人称道,韩羽则以杂文见长。二人文字均犀利而有洞察力,又见生活的趣味。两人对乡土都有着深深的眷恋,也都有对农村生活的准确把握,并乐于创作此类题材的作品。

齐白石于传统文人士大夫情调之中,注入一股乡间原力,写出乡间农人生活,绘出湘潭的田间风光,成就了他“红花墨叶”的花鸟世界。韩羽笔下的瓜田雨丝、荒村野戏,一任其土,方成所谓“土法上马”。

正是有如是许多相似之处,韩羽看齐白石更独具只眼。他评点齐白石从两处着手,一是画本身,一是由画而来的人生感悟,亦可说是画外之话或者弦外之音。

对于画本身,韩羽本是画家,比一般读者体会更深。如对《柴筢》这幅作品的评点:“柴筢就器物讲,应说‘简单’;从绘画讲,又应说实不‘简单’。看那弹性的筢柄,硬挺的筢齿,不同部位的不同质感,在显示出画中柴筢的‘简单’中的‘复杂’。”又如评论《稻束小鸡》,“白石老人也曾就‘半’字作画,《稻束小鸡》一画中就有个半拉身子的小鸡。且莫小瞧这小鸡,虽然画面上已有了八九只小鸡,唯它才是这画的‘画眼’(诗有‘诗眼’,画也有‘画眼’)。”评论《牡丹》时写道,“利用‘形式感’画出了不是‘大的牡丹花’,而是牡丹花的大。”评论《青蛙蝌蚪》,看出了“风樯阵马”。

这些评论点出白石老人在绘画技法上的高超,平平无奇又无甚美感的柴筢,在他笔下有了质感、软硬和弹性。半只小鸡,所说的是构图要点,如何寻找画眼。大牡丹和“风樯阵马”则由画之法近于画之道。此外,韩羽还论述了画面与题款的关系等。一般观众虽也能感到哪些画好哪些画不好,但往往对为什么这张好那张不好无法言说。看了韩羽的评论,便会有“原来如此”之感。

至于画外之话,韩羽从齐白石画作中产生了许多生活感悟。白石老人《夜读图》画一童子伏案而睡,旁边有书籍、笔砚、油灯,题曰“文章早废书何味,不怪吾儿瞌睡多”。只看画与题已很有趣味。韩羽回忆儿时在外公家,外公对他放任而只督促小舅读书的经历。小舅因不能出去玩对他极羡慕,缺少玩伴的韩羽有时不免在院子里大喊一声“小舅念完了没有”,乡间儿童生活趣味跃然纸上。

评著名的《人骂我 我也骂人》时,写道,“用老百姓的话说,学会不生气,再学气死人。齐白石也有过不舒心的事,也受过气,也斗过气。他的招数,不是‘取瑟而歌’,更干脆,拿起画笔直戳:‘人骂我,我也骂人!’”一句“用老百姓的话说”真是痛快。布展者也小小戏谑了一下,把白石老人著名的侍女背影图展了出来,这幅画背后老人和王梦白的笔墨官司虽然是画家斗技,恐怕暗中也没少动气,不过老人也实实在在用笔怼了回去。

这一篇篇不长的文章,被韩羽用他独有的天真笔体,工整地写在四百格稿纸上,又呈现在观者面前。展中有一张韩羽的《听雨图》,画面中部是一间草棚,孩童支颐而卧,画面下部纷杂的色块仿佛是点点浮萍,漫天雨丝飘落。万物并作,吾以观复,这苍茫天地间只有我在与古今万物沟通。这里面所含的是一个望百老人的人生感悟和境界,他正是用这样的状态与另一位老人的作品沟通。

韩羽与白石老人的相通不是绘画题材、表现方式或者样式的相同,是精神上、看法上的。白石老人花鸟、人物、山水都涉猎,韩羽则侧重人物,其中又以戏曲人物见长。白石老人画作有南方的润泽,韩羽则多北方乡间的尘土。两人都创新,白石老人是站在传统绘画角度的突破,韩羽则多了现代意识的自觉,如黄苗子所言“土极而洋到了家”,也似张仃的“毕加索加城隍庙”。

白石老人和韩羽又都有广泛影响。齐派画法绝对是当代花鸟绘画的主流,许多追求天真、稚拙、乡土的画家也在借鉴韩羽的书画。齐老说“学我者生,似我者死”,黄苗子评价韩羽“不能无一,不能有二”。许多因循技法的画坛后来者,并不能真正继承领悟两位老人的艺术,只在画坛上添了许多粗野无神采的花鸟和脏兮兮乱糟糟的乡村。对于这些画者,韩羽的另一个意义,是教给了他们该如何学习、吸收前辈的养分。图片来源/北京画院

责任编辑:赵桂金(EK003)

头条新闻

  • ​男子触电引发意外 幸得辅警“教科书式”救援

    前不久,杭州萧山靖江派出所巡逻队员徐钱、泮路加在路边巡逻时,一名神情焦灼、慌慌张张的男子突然出现,他挥舞双手拦下警车,大呼需要帮助。

  • 贵州消防员休假途中徒手救3人

    “我是消防员,我懂救援,请相信我!”车祸事故现场,贵州省黔西南消防救援支队消防员黄敬汪亮明身份,目的是要让被困人员安心和配合。

  • 八旬老党员74年坚持不辍20万字记录乡村变迁

    “我只要能写,就会坚持把村里的变化记录下去,让年轻人了解过去,珍惜现在的好日子。”河北省邢台市任泽区88岁老党员耿栓群说。

  • 贵州玉屏:战高温 忙抢收

    为提高土地的利用率,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在种植结构调整中大力推进林下种植和间作套种,通过“公司+村集体+合作社+农户”的方式,种植中药材太子参4400多亩,当地农民通过土地流转、劳动务工等实现增收。

  • 银昆高速宁夏段加紧建设

    银昆高速宁夏段项目起于吴忠市太阳山开发区,经过吴忠市利通区、红寺堡区、同心县,中卫市海原县等,止于固原市彭阳县的宁夏与甘肃交界处,全长237公里。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