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2岁娃染恶疾近乎失明,母亲身兼数职日劳作20小时挣钱救子

2021-02-0508:49:33来源:北青网综合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晚上七点到早上七点,连续12小时的安保值岗,下班后坐40分钟的地铁赶往医院给孩子送饭,临近中午时分,又匆忙赶去送外卖,送完外卖去医院看过孩子后又继续上通宵班……日均工作20个小时,整月没有休息,周而复始。“女本柔弱,为母则刚”!这样的生活,作为母亲的小丽已经持续了整整八个多月。而这一切,还要从小丽两岁的儿子说起。

图为工作期间的小丽

小丽,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大沥镇人。2018年,小丽生下了儿子小斌,儿子的降生给让初为人母的小丽感受到了莫大的幸福。然而,这份幸福却在2020年戛然而止。

2020年6月,两岁的小斌在家中玩耍时,突发意外头朝下摔倒在楼梯下。小丽急忙带着孩子到附近医院检查,而当时检查并没有什么异常,可之后的几天里,小斌一直哭着说腿痛,眼袋也出现了发肿的症状且眼眶还有淤血。

图为住院期间的小斌

小丽觉得不对劲,于是带着儿子去了医院做了CT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小斌的眼部有癌细胞,而且已经转移到了脑部,医生建议他们去上级医院检查。医生的话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癌细胞”、“脑部”这样危险的字眼,让小丽根本不敢细想。

图为住院期间的小斌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小丽连夜带着孩子去了广东,在广州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经过了骨髓穿刺等一系列检查最终被确诊为恶性神经母细胞视膜瘤四期(高危)(俗称儿童肿瘤之王)。当时,医生告诉小丽,这个病的治疗过程复杂且漫长,每走一步都可能发生变化。近乎崩溃的小丽听到这些话,再也忍不住情绪,失声痛哭起来。

图为小斌此前的诊断证明书

根据医生的治疗方案,小斌于2020年6月12日做了输液港手术。而手术后小斌也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放化疗,因为恶性肿瘤来势汹汹,小斌在化疗过程中身体血项指标都在下降,情况很不乐观。期间,小斌的右眼几近失明,医生当时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看着孩子每天饱受病痛的折磨,小丽更是心如刀割。

图为住院期间的小斌

2020年7月8日,备受煎熬的小斌第一个化疗疗程结束,生命指征也开始恢复正常,而且眼睛也暂时保住了。彼时的小丽,看着劫后余生的儿子是既庆幸又不安:庆幸的是儿子终于死里逃生;不安的是这还只是第一个化疗,后面还有三个疗程的化疗。结束后还要进行脑肿瘤切除手术,术后又要进行九到十一个疗程的化疗,这个漫长的过程中儿子不知又要经历多少次生死……满腹的疑虑在小丽心头凝结,化为一个大大的问号。

图为小斌的部分住院票据

所幸的是,小斌目前挺过了四个疗程的化疗,下一步,马上就要接受脑肿瘤切除手术。然而,小丽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后续的50万元的治疗费用仍没有着落。在此之前,小斌前几个月的治疗已经花费了二十万。更为棘手的是,小斌四次化疗后检查中发现肿瘤包裹了左肾,为了保命,小斌必须切除一个左肾,且手术迫在眉睫。

图为住院期间的小斌

情急之下,从事保安工作的小丽向公司申请了一年的通宵班,平日里,她夜班结束之后白天又兼职送外卖,有一段时间里,她还兼做网约车司机,但由于身体实在吃不消,最终因“分身乏术”而放弃。目前,小丽平均一天工作20多个小时,每月收入四五千元。期间,她还要和孩子奶奶轮番在医院值守陪护儿子,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我不能休息,我不敢休息,我怕我一闭眼,我儿子就没了......”小丽言语中夹杂着苦涩。

图为工作期间的小丽

期间,有亲戚朋友也都劝小丽放弃孩子再生一个,但小丽都会报以苦笑或者敷衍了之。“儿子一直很懂事,知道自己病了,害怕我们放弃他,每次都非常配合做治疗。他总说,妈妈,我一定会努力打败大怪兽的,你们别丢下我……”小丽这样说道。

来源:东方今报

责任编辑:李晓(EN035)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