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跨越半生的“兄弟”缘

2021-01-1309:07:17来源:大河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河南日报记者 李昊 本报通讯员 王青俊 高一麟

62岁的杨留用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20岁流落太康至今,一晃40多年,竟然在“侄儿”的帮助下找到了失联已久的家人。

40多年前,杨留用在老家浙江永嘉县遇到了一名没钱返乡的太康男子,热情的他向家人借钱将其送回了太康,然而,返程时却因路费不够无奈滞留在太康。“我白天要饭,晚上和牛羊睡在一起。”1月9日,杨留用回忆,正当他陷入困境时,太康县老冢镇孟庄村村民杨献忠收留了他,还认他当弟弟。“哥哥一家人的恩情,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忘记。”杨留用告诉记者。

牛棚里捡到一个“弟弟”

“我来太康时才20岁。”杨留用说,家里兄妹8个,我没上过一天学。“当时,一个太康人在俺那儿学打网套,钱花完了没法回家。俺想帮帮他,就跟二姐借了400元把他一路送回来。”

出发前,家里人都不同意。“哥哥姐姐说我不识字,从小到大都没出过村子,恐怕出去了就摸不回去了。”杨留用却热情很高,“我一个大活人,还怕摸不到家?”

然而,一路乘车吃饭花销,来到太康后,杨留用带的钱已所剩无几。没钱买票的他只能过起了流浪的生活。

“幸运的是俺遇到了哥哥,他把俺捡回了家。”杨留用回忆,那是1978年8月的一天,“哥哥”杨献忠去公社办事,路过一个养牛棚时发现了正生火做饭的自己。

“他衣服脏兮兮的,头发凌乱,靠在土坯上支着一口小铁锅。”杨献忠说。听杨留用讲述完自己的经历,杨献忠被触动了。

不能让好人落到这个下场!“可能是缘分注定吧,那一刻,我决定把他领回家。”杨献忠说。

从尴尬相处到融入新家

“其实我也有过犹豫。”杨献忠说,“那时我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女儿,家里不富裕。如果再添一个男子,吃、住都是问题。”

“不过,既然决定收留人家,就得和家人一样对待。”杨留用来杨家第一天,杨家就定下这样一条“铁律”。

初入新家,杨留用与家人相处得很僵。有一次吃捞面条,吃第二碗时他发现锅里没面条了,立刻大发雷霆。“你弟弟就是个驴脾气,变脸比翻书还快。”杨献忠的妻子范爱荣抱怨道。

“他还是个娃娃,又刚来,担心我们对他不好嘛。以后家里改善生活先紧着他吧。”杨献忠体谅弟弟,笑着对妻子说,“谁都有脾气,一家人过日子比树叶儿都稠,哪有不磕碰的。”

杨家人对自己的好,杨留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补贴家用,他学会了做醋,每逢圩日就去集市上卖。见哥嫂忙,他主动照顾起侄儿侄女的生活起居。渐渐地,他融入了新家庭。

起初的七八年里,杨献忠曾帮弟弟找过亲人。“哥哥还卖掉了一头千把块钱的大猪凑路费。”杨留用说。

可找了几次都因家庭地址、亲人名字对不上无功而返,杨留用也就断了寻亲的念头。“不找了,留在这儿也挺好。”根据杨留用的意愿,杨献忠为他重新起了名字。

两年苦寻,侄儿帮叔叔找到亲人

随着年事渐高,杨留用又燃起了寻亲的念头。去年年初,一场突发的阑尾炎让他在县医院躺了半个多月。病不重,但住院的日子里他想了很多。出院后,杨留用拜托侄儿杨坤帮忙寻亲:“孩儿啊,我想在死之前再见家人一面。”“叔,您放心,我已经有部分线索了,一定能帮您找到!”杨坤信誓旦旦地说。原来,和叔叔感情深厚的他,早在2018年就默默踏上了帮叔叔寻亲之路。

从老冢镇到符草楼镇,又从符草楼镇到张集镇,几乎走遍了太康,杨坤才找到当年第一个和叔叔接触的人,并获悉叔叔老家可能在浙江永嘉县或嘉兴县。“俺村村头有条江,过了江就是俺家。”杨坤又根据叔叔的回忆查找地图,同时联系永嘉县和嘉兴县政府工作人员,几经辗转最终确定永嘉县沙头镇就是叔叔的家乡。可是沙头镇那么大,又远在千里之外,咋找?

2020年3月,机缘巧合下杨坤联系到永嘉县沙头镇派出所杨警官,对沙头镇各村进行走访。当杨警官向楠湖村(原名陈住起村)村干部陈时统打听时,惊喜来了。

“我哥哥就是在40多年前到太康送人时失去联系的,这么多年我们都以为哥哥不在人世了。”陈时统告诉杨警官。经确认,陈时统正是杨留用的亲弟弟。随后,杨留用拨通了视频电话。“我是丐发啊……”“认得,认得,哥……”一别半生,亲人相见,虽然只是通过视频,却有说不完的话。

疫情形势好转后,陈时统驱车千里来太康看望哥哥,而杨留用也去浙江见到了相别已久的亲人们。杨留用临出发之际,杨坤拉住了叔叔的手,“不管在河南还是在浙江,都有您的家。哪一天想家了,尽管回来!”

今年元旦,杨留用给了哥哥全家一个惊喜:在浙江老家住了一段时间后,他赶在元旦前匆匆回到了孟庄村。“元旦怎么能不和哥哥嫂嫂一起过呢?我在孟庄过了大半辈子,这里有我最熟悉、最亲爱的人。”

责任编辑:梁燕(EN003)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