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医生:你都46了,还做什么近视手术?

2020-11-0507:38:54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陈思呈

老话说得好,想要富,少看手机多看树

最近决心去做近视眼手术。这个决心下得也不算很辛苦,也就花了十年时间而已。我的顾虑和所有人的顾虑一样,眼睛啊,多脆弱。而且眼睛还是我脸上唯一的优势,硕大巨眼,我轻易实在不敢动它。但反过来说,最有优势的东西也最值得投资,就像一个孩子有美术天分,就最想花钱让他去学画画。

另一方面,我总是希望生活多一些可能性,比如参加些户外活动啥的。戴着眼镜实在太麻烦了。夏天被汗水弄得镜架不断往下滑,冬天哈口气镜片就模糊了;戴隐形走路倒是方便,但我想象在用水紧张的野外,爬出帐篷的队友们各自拿着一壶水刷牙洗脸,我要省下三分之一用来洗手戴隐形眼镜,牙膏沫儿在嘴里都没法漱干净。看到一条小河,队友们想的是:有小河,能生火煮水。我想的是:有小河,我可以去洗手戴隐形眼镜。

最后让我下了决心做这个手术的是身边多个朋友的案例。

闫小红摘掉多年眼镜之后,仿佛开始了新生活,我隔着屏幕也能感到她的快乐。

另一个朋友钟老师做完手术后,就把她剩余的、不再需要了的一批日抛型隐形眼镜都送给我了,那种感觉就像我考上大学的同班同学把不再需要的高三复习资料统统都留给了高考落榜还在复读班的我。

北京的朋友小帆做了这个手术后,直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前几年做,她直接就帮我介绍了广州的一个医生。

这些朋友们都刺激了我,让我上头,也不知道到底是不甘人后还是见贤思齐。

小帆介绍的熟人医生在中山大学附属眼科医院的白内障科。白内障科的医生对我来说似乎有点小题大做,尤其来到医院后,看到她的诊室门口挤满了候诊的各种病人,我的近视眼手术相比就像准备用牛刀来杀鸡。

坐在我旁边的男人,戴着一副墨镜,年纪很轻,非常沉默,有些神秘。我感觉我坐在一个调音师的旁边。

一个小女孩被她爸爸抱在怀里,她妈妈哄着她:来,我们来滴一下眼药水……滴好了!给你点个赞!

另一个小女孩淘气地跑来跑去,脸形和笑容都可爱极了,可爱得让人焦虑,因为她的眼睛极不协调地异样着。

还不断有人坐着轮椅,从各个诊室里被推出来。那应该就是眼睛动过手术之后的。

看着身边这各种情形,我很害怕,眼睛这个东西,用牛魔王的名言说,“物虽小而恨则深”,我,回去就戒手机。

终于轮到了我。医生和我隔着口罩两两相望。是个五十多岁的女医生,但她的眼睛也很好看,我想,眼睛长得好看也算是她们的职业优势了。

她问我今年多大岁数了?我说46。

她问我近视多少度?我说八九百度。

我觉得她听后心里就有数了。她有数,我也有数。我知道这个手术大概有三种:全飞秒、半飞秒、LCL植入。最后一种最麻烦,问题最大的近视眼才选这种。我的度数深,年龄大,有可能需要选择这种。

我觉得只有以上这三种可能。没有别的可能。没想到她让我把下巴放在机器上望向某个小孔之后,竟然对我说了第四种可能——

“你没必要做手术了。你都46了,马上就老花了,再过几年你就有白内障了,到时你再来做白内障手术吧。”

“什么?啊?”你这个回答超纲了啊,医生。我想。

“你回去继续好好戴眼镜吧!你都戴了46年眼镜了,还在乎多戴这几年吗?”

我在口罩里张着我吃惊的嘴巴,完全不知从哪里提问起。46岁很老了吗?我身边朋友多数也是去年才做的手术。她们的年龄比我还略大个一年半载呢。

另外,不是说有一种办法是把近视和老花一起处理吗?实在处理不了老花,那我也不怕老花,我要做的是近视眼手术哦。

另另外,我哪里戴46年眼镜了,我十几岁才近视的,再说我戴46年眼镜怎么了,我就是现在突然之间忍不了不想再忍准备来个夕阳红不行吗?

其实回家后我才意识到我说错了,我才44。

时间不允许我整理这么复杂的思绪。因为等待候诊的病人太多了。当医生建议我不要做手术,我感觉就是个逐客令了。

她还说:“如果是私立医院,肯定就忽悠你去做。但我跟你说,没必要。”一边说一边扭头干活了,不再跟我隔着口罩对视了。医生,我没有想到我们只有短短五分钟的缘分。

我只好带着震撼的心情,缓缓走出了医院,站在路边迎风思考。

首先是如释重负。本来也是有点怵的,熟人医生帮我下了这个决定,也好,不用犹豫了。

其次是伤感。我已经衰老得“没必要”做这个手术了吗?作为一个堂堂的独立新女性,没有机会开始新生活吗?

第三是疑惑。“再过几年去做白内障手术”,医生这句话说的到底是一种必然,还是一种选择?是说我再过几年肯定必须来做白内障手术,所以现在不要瞎忙乎,还是说我可以再过几年使用白内障手术的技术,来做我的近视眼手术?

回到家后,我的疑惑和伤感越来越深了。不断回味医生那几句话,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医生跟我说的是“没必要”,那么,到底是她替我考虑觉得没必要,还是我的眼睛情况不能手术?

后者是一个医学问题,技术问题。而前者则是一个哲学问题,生活态度问题。

她的态度似乎是:非不能也,乃不为也。而不是相反。

我不想把对近视眼手术的迷茫变成对整个生活的迷茫。

最有建设性的做法是从今天开始保护眼睛。所以,看完医生的第二天,我就和朋友去看树了,同时还退了很多微信群。老话说得好,想要富,少看手机多看树。

看来还有很多年的时间,我与世界之间都要隔着一层镜片。幸好我看到的那些线条和色彩,都依然清晰茁壮,看来还可以清晰茁壮很多很多年。有时候看着层出不穷的树冠,我也会感到自己的视线生生不息。

责任编辑:任芯仪(EN063)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