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小伙攒下工钱复读重新考回大学校园

2020-10-2310:21:31来源:楚天都市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原标题:想早点赚钱瞒着父母退了学 辗转打工才深感知识改变命运小伙攒下工钱复读重新考回大学校园

陈澳飞

楚天都市报见习记者 狄鑫 实习生 刘芝妞 唐楚舒 摄影:楚天都市报记者 萧颢

“门口这行‘天下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的标语,说的可不就是我的体会吗!”10月21日,记者在中南民族大学校园书店里,见到了该校2020级本科新生陈澳飞,这里是他课余时间待得最多的地方。“能踏踏实实捧着书读的感觉太棒了,两年前我这双手还在修电脑、搬钢管呢,高温下五六十摄氏度的钢管可烫手哩!”陈澳飞笑了笑,分享起他从大学退学打工,又重新复读考上中南民族大学的故事。

先前瞒着父母从大学退学

1999年,陈澳飞出生在重庆市黔江区杉岭乡的一个普通家庭,家里有个大他6岁的哥哥。“2015年以前,我们那儿一直是贫困区,父母和老乡们一起南下打工,家里都是爷爷奶奶带我们。”陈澳飞说,从初中开始他就很少见到父母的身影,每个月父母会寄回一家子的生活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长大一点,陈澳飞慢慢知道父母是在广东打工,母亲在工厂流水线上当女工,父亲在工地做外墙工作,每天在户外高空作业。

长年累月的高强度工作,让陈澳飞的父母越来越吃不消。陈澳飞高二那年,妈妈检查出患有严重的腰间盘突出、风湿,奶奶也因为患病导致下肢瘫痪只能卧病在床,妈妈不得已回到老家照顾老小。

“妈妈突然回到身边,开始关注我的学习,反而让我很不适应。”陈澳飞说,高二之前他的成绩能在全班排前十,文理分科后,因为英语过于薄弱分数开始走下坡路。叛逆期的他不愿和父母过多解释,他开始有点自暴自弃。最终,高考分数刚过本科线的陈澳飞被重庆一所民办院校录取。

“能上本科家里还是比较满意的,但到了学校以后我发现,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大学生活。”陈澳飞说,从高中来到更加自由的大学后,不少同学开始“放飞自我”,心思根本不放在学习上,成天就是打游戏。在这样的氛围中,陈澳飞对原本感兴趣的大数据专业也失去了热情。

“那时候,家里妈妈和奶奶还病着,哥哥实习期也没多少工资的。可我一年的学费就要16000元,每个月家里还要负担我1000元的生活费。”陈澳飞觉得这么下去是在浪费家里的钱,并且看不到前途,开学仅两个月后,他瞒着父母办理了退学手续,要回了学费。“当时只是简单地认为,读大学就是为了今后好挣钱,我年纪轻轻不如早点去挣。”陈澳飞当时这么想。

凭体力挣钱因学历低受气

为了不让父母察觉,离开学校后,陈澳飞在大学城附近的一家电子厂做起了普工。“主要是组装手机或者装笔记本电脑的后盖,学历不够嘛,就从最简单的活开始干起。”为了多挣钱,他白班夜班交替着上,每天干满12个小时,周末和节假日也不休息,每个月都能拿全勤奖,一个月能挣5000元钱。

“收入快赶上我爸了。”陈澳飞说,起初他还有些得意,认为退学的决定很正确。但慢慢的,他感受到越来越多的委屈。“年纪小学历低,在流水线上没少遭白眼,有时候质检人员一句话,我们整条流水线上12个人一整天的活就得重做。谁让人家有本事做管理呢,没道理讲的。”为此,陈澳飞还找过厂里的工程师当学徒,想学点真技术,可那些师傅终归不会像学校老师一样毫无保留地传授技术,也没有什么理论可言。

几个月后,退学的事情终究是让父母察觉了,陈澳飞的父亲陈刚怎么也没想到,一贯懂事的小儿子居然会退学。“当时很生气,再怎么说读完了出来也是个大学文凭,也比我和他妈妈这样打工要好啊。他如果想凭劳动挣钱那还不如跟着我。”陈刚决定带儿子到广州的工地打工,让他真正体验生活的艰辛。

“在工厂时只能算枯燥,偶尔受点气,到了工地才体会到从未经历过的苦和累。”陈澳飞说,一开始他被父亲安排在工地上做杂工,主要负责卸货和搬运,因为塔吊运输不够平稳,一般玻璃、大理石等材料都是由人工抬上楼,低则七八层楼梯,高则二三十层,“下了班腿是抖的,肩是麻的,啥也不想干,只想洗了澡睡觉。”

四月份的广州已经开始燥热,陈澳飞又被安排到户外搭钢架。“大太阳底下,钢架有摄氏五六十度,戴着棉手套都感觉烫手。一天8小时下来也就挣个180元,这样的工作性价比太低了。”陈澳飞回忆,工地条件很差,不到50平方米的工棚里挤着将近30个工友,“晚上7点上床睡觉,早上6点就起来干活,没有娱乐,吃得也不好。那时候挺想念读书的。”陈澳飞开始有些后悔。

读懂父爱他决定复读高三

陈刚在广州也没有原谅儿子,没有和他在一个工地上做工。不过,陈澳飞工作时认识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工友大哥,巧的是,他和父亲同名同姓,也叫陈刚,家里也有两个孩子。

看着眼前这个小小年纪就闷着头在工地干活的小伙子,陈大哥有些心疼,便经常来开导他。“都是做父亲的,谁不心疼孩子,你们父子俩沟通少,都怄着气呢。”陈大哥说。

陈大哥曾指着工地上的人对陈澳飞说:“那些戴白帽子的是监理,戴红帽子的是技术员,戴黄色帽子的都是干最苦最累活的小工。你爸让你多读书就是希望你别跟他一样,一辈子在工地戴黄帽子。”陈大哥的这席话点醒了他,原来父亲让他到工地打工是想告诉他,改变命运还是要靠文化知识。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到工地后,陈澳飞第一次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我也悄悄去看过他,娃娃在那几个月里晒黑了,也结实了。他打来电话哭着说不想打工要回去复读。我说你要复读可以,学费你要自己挣。”陈刚告诉记者,他怕儿子只是不想吃苦了,才说要回去读书的,于是用这种方式来考验他。但陈澳飞用行动证明,他是真的成长了。去年7月,他打工攒够了2万元钱,决定辞工回重庆复读。

2019年9月,陈澳飞四处借来教材,用挣到的工钱选择了当地以军事化管理而闻名的学校开始复读。毕竟一年没碰书本了,高中课程学起来还是有些吃力,第一次月考,他只考了300多分,只能起早贪黑加倍努力,每晚都学到10时15分,熄灯了才放下书本。

“今年新冠疫情暴发,武汉人民艰苦卓绝的抗疫过程让我深受感动,再加上我奶奶是恩施人,所以最后我报考了中南民族大学。”最终,陈澳飞以500分过当地一本线的成绩,被中南民族大学数学专业录取。

站在新起点

规划创业蓝图

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陈澳飞一家人都非常开心。“看着爸爸笑得满脸皱纹,我才觉得没有辜负他的一片苦心,他让我去工地就是为了多吃苦,明白知识的重要性。”陈澳飞说。

来到中南民大,热情、大方的陈澳飞很快和同学打成了一片。陈澳飞的两名室友加入了篮球队,需要早训,于是他每天6时50分就赶到教室帮忙占座,“基本上到七点半的时候,整个教室就坐满了,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占前排,这种学习氛围太棒了!”陈澳飞说,他现在充满干劲。

近一年的打工经历,让陈澳飞萌生了创业的想法,他加入了学校的创业俱乐部,希望在大学期间尽早地接触一些关于商业和创业的知识,在毕业后将所学运用到实践当中。“每次听社团里各位大神级的人物分享他们的创业故事,都特别能激励我去创新和实践,当然我会先打好学科基础,争取明年能选上我喜欢的大数据专业,将来尝试在互联网电商上有所作为吧。”陈澳飞说。

中南民族大学数学与统计学学院党委副书记郭琳表示,陈澳飞的经历非常励志,在社会上的锻炼一方面磨练了他的意志,增长了见识,也让他意识到了学习的重要性。相信在接下来的大学生活中他会更主动、更有针对性地学习,对身边的同学也能起到激励作用。对于他的创业计划,学院也会大力支持,争取从培训、场地和资金上帮他争取到更多政策帮助,一起“孵化”他的创业梦想。

责任编辑:朱佳琪(EN042)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