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只要我们记得,他们就未曾走远……

2020-04-0520:28:26来源:军报记者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一年一清明,

一岁一相思。

人间四月,草长莺飞

嫩绿的新芽昭示着勃勃的生机

逾越黑暗的寒冬

我们更加思念缺席这美丽春天的人

那些英勇无畏的“可爱的人”

他们永远地留在了某一段特殊的岁月里

这个清明

我们或许无法像往常一样

瞻仰一座座高大的纪念碑

为亲人的墓碑拭去灰尘

但我们也在用特殊的方式

缅怀英雄、告慰先烈

那些“可爱的人”

永远住在我们的心中

是这个民族

永远续写传承的精神图腾

寻找,让无名烈士不再无名

每年清明节前,驻守在西台山岛的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海防一连官兵,都会来到一水之隔的东台山岛,祭奠一位无名烈士。然而,烈士的英名60多年来却无人知晓。


△将山花撒入海中,连队官兵祭奠兰桂森烈士。

“让无名烈士不再无名。”“接棒”连队指导员的闫蒙蒙把这件事记挂在了心上,开始了他的寻找之旅。联系连队退伍老兵、走访世代生活在此的岛民、翻阅烈士名录……几经周折、反复核对,闫蒙蒙终于确定无名烈士墓的主人——1958年在抗击台风中不幸殉难的兰桂森烈士。

今年初,在旅队的帮助下,兰桂森烈士的亲人终于来到岛上祭奠,了却了一家人牵挂半个多世纪的心愿。清明节前夕,东部战区陆军某海防旅组织部分官兵和烈士家属登上东台山岛,举行了庄严的立碑仪式,墓碑上,无名烈士终于有了名字。

↓↓

一场迟到62年的祭奠:寻找,让无名烈士不再无名


从河北唐山到广西玉林,两千多公里的路途,30多个小时的旅程,55岁的梁瑞素终于来到了哥哥的墓前祭扫。2019年清明节,经过30多年的漫长等待,第一次有亲人为梁瑞聪扫墓。

▲30多年的漫长等待之后,亲人第一次来梁瑞聪烈士墓前祭奠扫墓。梁英海 摄

2018年,一场军地联手“寻找无名英烈”活动在广西玉林启动。寻访团先后踏访湛江、广州、玉林、桂林四地市,向上百位知情人员了解核实情况,终于和千里之外持续寻找哥哥下落30多年的梁瑞素取得了联系。从梁瑞聪生前连队副指导员潘太锋的口中,梁瑞素第一次知道了哥哥牺牲的经过。

▲寻访团准备出征前,在玉林军分区留下合影。(资料图)

虽然梁瑞素和寻访团都没能确认梁瑞聪烈士的遗骸所在,不过,在寻找的过程中,一个真实鲜活的“梁瑞聪”,在人们尘封的记忆中“复活”了。

↓↓

寻找“无名”英烈:从墓碑上的名字到鲜活的英雄


无名烈士的寻访过程

不仅仅是寻访一个名字

更是探寻一段故事,延续一种精神

重逢,遥远的你其实离我很近

“爸爸,现在我已经成为了一名护士,上个月,我还主动报名参加抗击疫情救援……”时隔一年,何语嫣再次“见到”了爸爸,与去年跋涉川藏线来到爸爸墓前不一样的是,今年,她只能通过电波向爸爸倾诉思念。

20年前的春天,何春光驾驶的运输车在任务途中突遇险情失控冲向帕隆藏布江,危急时刻,他奋力将战友推出驾驶室,自己却将生命永远留在了雪域高原。那时,他的女儿何语嫣仅出生两个多月。

△2019年清明节前夕,何语嫣在西藏波密县烈士陵园描红墓碑。(资料图)

多年以来,由于进藏条件艰苦,直到2019年清明前夕,何语嫣终于在母亲和姑姑的陪同下踏上了寻根之路。即便高原道路条件改善,“重逢”之路仍然充满了艰险。海拔近五千米的山口上,车辆遭遇暴雪封路,几乎无法前行……经过两天的辗转,克服严寒、晕车、缺氧等不适,一别19年,在何春光的墓碑前,他们一家人终于“重逢”。

↓↓

这是一场阔别19年的“重逢”……

在同样的时间踏上追思之旅的,还有行程4000多公里跨越大半个中国,从家乡江苏扬州到西藏错那的胡博文和他的妈妈。为了给小博文一个幸福的童年,周忠艳将丈夫胡永飞牺牲的消息对孩子隐瞒了10年。

△母子俩翻看胡永飞的旧照 王旗红摄

2009年6月24日,时任边防某团汽车队队长的胡永飞带队执行运输任务。车队行驶至一处悬崖峭壁,突遇塌方,一块巨石砸向胡永飞驾驶的汽车。危急时刻,他奋力推开战友,自己却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他牺牲时,儿子胡博文刚满16个月。

△周忠燕将丈夫的军装带上拉则拉哨所王旗红摄

“妈妈,我想去高原找爸爸,我觉得他还守在那里。”去年清明前夕,周忠燕母子踏上雪域祭奠的追思之旅。登上海拔4088米的拉则拉哨所,胡博文爬上哨楼,对着雪山呐喊:“爸爸,我来看你了。”

↓↓


泪目!爸爸,遥远的你,原来离我这么近


跨越时间的长河

英烈的生命已经逝去

但他们的精神会在亲人

乃至更多人的世界中传承和永生

守望,成为你们的眼睛,看这“可爱的中国”

数十年来,江西省德兴市龙头山革命烈士纪念馆的义务讲解员程樟柱,无数遍地向人们讲述着方志敏等革命先烈的英雄事迹。

△2019年3月28日,程樟柱在纪念馆内给学生讲故事。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

龙头山是革命先烈方志敏同志被俘之地,1954年政府修建此馆以纪念方志敏及其他在土地革命时期牺牲的先烈。1968年,因意外伤残退伍归来的程樟柱,以“没为国家做多大贡献”为由婉拒部队提供的疗养待遇,到离家30余公里外的龙头山革命烈士纪念馆当管理员。此时,他左眼失明,右眼视力仅为0.04。

△ 3月27日,程樟柱在纪念馆内向前来参观的游客行礼。新华社记者胡晨欢摄

对于程樟柱而言,方志敏在《可爱的中国》写下的期许,是比一辈子守护纪念馆更贵重的誓言承诺。

↓↓

半个世纪的守望,只为心中“可爱的中国”

华山脚下的华阴市华山镇玉泉路北段,有一处松柏成荫的幽静小院。这里,便是伤残老兵张顺京坚守的“阵地”——华山烈士陵园。

△在陵园两侧,196位烈士静静躺在墓碑下。

1982年,张顺京第一次来到这里,眼前是一片荒芜。因长期无人打理,这里四处杂草丛生、坟堆交错……眼前的景象让这位伤残老兵心里不是滋味。刚刚经历过生死之战的他,眼眸里装的满是战场的炮火硝烟和战友牺牲时的壮烈。这些长眠于此的革命烈士,和牺牲的战友一样,为了祖国和人民抛头颅洒热血。他们,不应该被遗忘。

△2019年清明节前夕,张顺京为前来祭奠扫墓的人们讲述革命烈士的英雄事迹。

“没人守,我来守!”这一守,就是30余年,13000多个日日夜夜。张顺京拖着瘸腿,带着妻儿,始终像身后的华山主峰一样,守护着这一方天地。

↓↓

37年,他“好好活着”,只为守护不应该被遗忘的他们......

数十年的守护

上万个日日夜夜

他们成为先烈们的眼睛

守望着“可爱的中国”

因为尊崇,所以踏上波折的寻访之路

因为牵挂,所以跨越千里也要“重逢”

因为信念,所以付出一生无悔坚守

清明追思

家国永念

只要我们记得

那些长眠的英烈就未曾走远……

责任编辑:周珊珊(EK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