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很多个感动我的瞬间,是让我坚持下来的理由——一位武汉志愿者的自述

2020-03-0610:57:46来源:长江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长江日报-长江网3月5日讯(记者孙珺)3月5日,中南路中商超市蔬菜分拣点,一个小伙子,两手各提一袋萝卜,健步如飞。志愿者团队的年轻人们用武汉话笑称他为“提提”。今年31岁的武汉小伙子周晨,从大年三十开始成为志愿者。他开着私家车接送医护,给医护送餐,为医院搬卸物资,接着到商超分拣、打包蔬菜……42天里,一天都没停下。“提提”在武汉话里是跑腿的意思,带有戏谑的意味。周晨却笑称,“我倒是愿意成为一个‘提提’志愿者,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

以下是他的自述:

大年初一,我送护士去中南医院上班

大年三十,我和老婆回了黄陂横店夏家湾,和父母一起过年。晚上,刷朋友圈,看到一个信息,住我家附近的一个护士,求助说要回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上班,没有车,回不了,很急。

当时是武汉暂时关闭出城通道,疫情来势汹汹,很多医护在“逆行”。我没多想就加了她的微信,答应送她去上班。爸妈和老婆知道后,没说什么,就说让我一定防护好。

大年初一中午,我开车十分钟到了护士家门口。当时,年轻小护士的爸爸出来送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了一句,“我们家的孩子不能当逃兵。”到现在,我还记得这句话。

接送医护到医院的周晨给自己自拍了一张。本人供图

接着,我就留在汉口的家中。朋友圈里有大量的志愿服务信息。我加入了接送医护的志愿者群。每天,群里会提前分配任务,发布接送医护的时间和地点,就近的可以前往。

早上六点多出门,我会提前到医生、护士家楼下等着。他们出来后,我和他们打个招呼,问声好。一上车,他们会嘱咐我戴好口罩和护目镜,把车窗打开一些。我想着他们的工作压力很大,每次都会放音乐给他们听。一个多礼拜,我接送过协和医院、金银潭医院、八医院、一医院的医生、护士。一天跑60多公里。

咬牙一个人卸了十几吨的酒精

慢慢地,接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越来越多。有时候,一个护士接到几个志愿者电话,要接送她。后来,滴滴车队也加入了接送医护的行列,我就去了当时最缺搬卸人手的医院。

那天,有一批物资到了武汉市第八医院,是一车酒精。我赶到八医院时,后勤人员看到酒精到了,都要哭出声来。我感觉他们真的是“等米下锅”了。现场,就到了我一个搬卸志愿者。二话不说,干活!

我咬着牙,一个人卸了十几吨的酒精。酒精当时很紧缺,“快一分钟,就可以多救一个人。”我这么想着,坚持下来了。

周晨起茧子的手。本人供图

物资到达各家医院的时候,有时候是清晨,有时候是深夜。时间不定,我和志愿者小伙伴时时关注着群里的消息,一发布消息,我接任务就动身。有时候,刚刚吃了两口面,放下碗筷就得出发。有时候,直接从被窝里跳起来,穿衣出门。

这些物资里有医院急需的防护服、口罩,也有爱心人士捐助的水果、蔬菜。我早点送到医护手中,他们就少一分危险,多一分温暖。

周晨(右一)在为医院送物资的路上。本人供图

为援汉医护送一日三餐,吃了顿和着雪花的盒饭

为医院送物资时我得知,需要将援汉医护人员的一日三餐送到驻地。这个任务,我也接下了。

当志愿者的第二十天,早上六点不到我就出了门,六点将早餐从一医院的食堂取出,送往航空路新世界酒店——江苏援汉医疗队驻地。

我将早餐放在酒店大堂,对接人下来取餐。后来,漏了一份,我回头去取,再次到达酒店的时候,我看到,医疗队已经上车准备出发了。从门内追出来一个护士,一路呼喊嘱咐着她的同伴,“小心防护,平安归来”。我把这一幕拍了下来,也鼓舞着自己,这么多援汉的医护人员都在为武汉人拼命,我做点事情不算什么。

为医护送餐的周晨。本人供图

为医护送餐,一日三餐按时送达,中间的间隔时间,我也不想来回跑了,直接在车上休息,累了困了,眯一哈。饭点到了,医院后勤人员会为我准备一份餐食,还有水果、酸奶,他们很忙,忙中还惦记着我们。

下大雪那天中午,我送完餐,担心在酒店大堂逗留久了,万一感染给医护怎么办?我干脆在酒店外的茶歇玻璃桌上,吃了一顿和着雪花的午餐。

周晨送完餐后,吃了顿和着雪花的午餐。本人供图

去超市搬运分拣蔬菜

一手提一袋70斤的萝卜满场送

最近这一个多礼拜,医院的物资不那么紧缺了,医护人员的餐食也有更多的爱心餐厅、餐馆承接了下来。全市小区封闭管理后,“宅家”人们的吃菜、吃肉成了重点。我又听从召唤,到了超市的蔬菜分拣、打包中心。

中商超市中南分拣点,是最早接收志愿者服务的点。我是第一批到的。和我一起服务的,都是年轻伢。有20多岁、瘦瘦精精的姑娘伢;也有从海南回武汉探亲滞留下来,想为武汉做点事情的儿子伢。我们相互之间都不晓得名字,只晓得大概做什么工作。隔着口罩,也看不清楚脸,但声音都听熟了。

我只是其中一员。我有锻炼的底子,所以,一手提一袋70斤的萝卜给各个小组送货,真不算什么。

我们分工合作,有人装萝卜,有人装土豆,有人装大白菜。一天忙下来,我们六七个的小组可以打包好1000多份特价蔬菜包。

3月5日下午,我们搬运了一公交车的爱心菜,从中南出发,送给敬老院的老人们。看着摆渡车将菜运进了敬老院,我也安心了。

周晨在中商超市中南蔬菜分拣点忙碌。记者李永刚摄

记者手记

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普通人的答案——他们需要我。

周晨说得最多的是,很多个感动他的瞬间,那是让他坚持下来的理由。

得知他当了志愿者,去超市分拣蔬菜,邻居将亲手烘焙的一盒糕点挂在了他家的门把手上。

得知他当了志愿者,家门口小超市的老板把他拦了下来,说“每天看你出去做志愿者,吃喝怎么办?送一箱子物资给你吧。”这箱硬核物资里装着矿泉水、方便面、独立包装的小面包,还有一袋口罩。

得知他当了志愿者,家里小姨、叔叔都打电话来了,惊呼:“你当了志愿者啊!”言语间有担心,更有骄傲。周晨说:“你们都别出门,我在外面就行了。”

他印象最深的是,武汉市第一医院门口的小卖部一直开着。当时,一医院已经成为定点医院。他不忙的时候去问老板,“你怎么还开着门?”老板回答:“医生们压力蛮大,要买烟抽,减压。”

他告诉我,让他坚持下来的,就是普通人的答案——他们需要我,这个城市需要我。

责任编辑:龙静玉(EK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