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躲法官 穿内衣上房跑路

2018-07-1114:46:11来源:法制晚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当高淳法院执行法官进入被执行人邓某家后,邓某穿着内衣爬上楼顶,准备逃跑

法院供图

法制晚报讯(记者朱健勇 赵加琪) 7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第十期“决胜执行难”全媒体直播在南京展开。此次行动由最高院新闻局、执行局和江苏高院、南京中院共同发起,法制晚报等60余家媒体对8条执行线路和演播室进行了10小时不间断直播。

据江苏高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介绍,江苏是案件大省,承担了全国十分之一的执行案件量,过去5年受理执行案件数量连续位居全国第一。昨天,南京全市的11家基层法院全部参与直播,当场执行完毕49件,达成和解11件,执行到位金额345.7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昨天直播的10个小时中,被执行人面对法官也是姿态各异,有下跪的,也有醉酒昏迷不醒的,有上房逃跑的,更有抽着高价烟不给钱的老赖,在法院将其拘传后把欠款全部凑齐的。同时,直播期间,6名其他案件被执行人迫于压力主动前往法院履行义务,履行金额280.6万元。

14:30

江宁法院

工伤致残 家具厂拒赔被查封

7月10日下午两点半左右,江宁法院的执行法官来到某家具公司,这是一个小作坊式工厂,厂房堆满了各种零部件以及成品家具,几名工人正在切割木头。

2014年,安徽人胡某在该公司从事下料工工作,月工资4000元。然而不到半年后,胡某在工作中受伤,右手完全丧失劳动能力,被认定为工伤,但是该公司仅支付胡某住院期间的医疗费近10万元,而之后的各项工伤保险待遇共计28万多元却迟迟不付。

胡某向江宁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从公司账户上中扣划了2万多元款项,查封了被执行人5台机械设备,但是随后法院发现,其中2台被查封的设备已被擅自转移。

在二楼的办公室中,执行法官从电脑中发现了该公司2018年现金流水记录和工人工资明细。直到7月份,该公司一直有频繁的现金流水,大额交易达到50多万元,公司员工月工资最高达到1万多元。法官介绍,这充分说明该公司完全有还款的能力。

正在法官对厂房进行查封时,老板终于现身表示第二日将赴法院协商赔偿事宜。

14:30

六合法院

抽高档烟哭穷 拘传后还清70多万

各路执行人员在同步行动。下午两点多,六合法院执行干警来到一处面积5亩左右的废品收购站进行强制清空。由于此次执行场地范围大,六合法院使用无人机航拍全程记录了此次执法过程。

7月10日下午3点多,六合法院执行局的法官来到位于六合大厂的博丰公司大厂分公司,准备对该公司与高凯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进行强制执行。记者在现场看到,博丰大厂分公司一名王姓负责人抽50元一包的“小九五”,但他面对执行法官表示,对案件涉及的60万元货款,他没办法一下还清。

据了解,2017年5月,高凯公司与博丰大厂分公司签订购销合同一份,约定由高凯公司向博丰大厂分公司供应水泥,博丰大厂分公司拖欠水泥款。后法院判决博丰大厂分公司给付高凯公司货款近60万元及逾期利息;负责人王某承担连带责任;博丰公司承担补充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博丰大厂分公司未履行义务。

在现场,从打印出来的“应付账款明细表”可以看出,被执行人一直有款项进出。但王某表示公司无力还款,法官依法开出搜查令,对财务室进行搜查,但没有太大收获。

就搜查情况来看,法官认为王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下午4点20分决定将其拘传到法院。晚上7点半,慑于压力,王某亲友紧急凑齐了本金及利息共70万元送到法院,案款全部执行到位。

18:00

秦淮法院

儿子拒执行 要对老父亲动手

7月10日傍晚6点左右,秦淮区法院的执行法官来到一小区。

原告李某与被告易某两家是邻居,李某因为油烟机漏电,准备做外墙防水处理时,发现易某家搭建的雨棚及防护栏紧贴李某家墙体导致其无法施工,随将易某告上法庭。法院判决易某将雨棚离开李某家墙体20公分,将防护栏宽度缩小一半。

就在双方都同意按法院判决执行的时候,被执行人的儿子跳了出来,坚决不同意拆除雨棚只能拆掉护栏。

这时,被执行人突然向法官下跪,哭着称其实收到判决书后就决定拆,可儿子坚决不同意移除。 “现在我要是拆了会被儿子打死”。

老人称,因为此事他们家庭矛盾日益激化。儿子甚至不让孙女和二老说话。 “四斤六两的娃娃从小带大啊。” 老人伤心地说。

就在执行法官做其儿子的工作时,其儿子大发脾气,还要对老父亲动手,被阻止后,又要求申请人写下字据,漏水与他们家不相干。

随后,法官对其儿子单独进行了说服解释和口头训诫。1个小时后,在执行法官的见证下,被执行人及其儿子达成了意向:近期拆除雨棚和护栏。

19:00

浦口法院

坐拥三层别墅 欠千万不还

晚上7时许,浦口法院的执行干警来到该区一别墅区。该案是一起股权合同纠纷,张海某、张光某共计欠款1200万元。执法人员来到张海某的住处,这栋别墅共有3层,面积在300~400平方米左右,估价在500万元以上。别墅门口停放着一辆奔驰轿车,经确认为被执行人的车辆。执行法官从门口左侧鞋架上的多双鞋子判断,这栋别墅经常有人居住。

在反复敲门未应答后,法官请来 开锁公司开门。进入房间后,餐桌上尚未收掉的饭碗再次印证了法官的猜测。整栋房子装修非常豪华,客厅内发现价格不菲的吊顶灯、地毯、成套的真皮沙发和两架钢琴。

走进卧室,执法人员又有不少“收获”:貂皮大衣、苹果8P手机、和田玉手镯、理财流水单等等物品。法官对搜查到的物品进行查封,仅查封清单就有长长的两页。在衣橱内的衣服袖子里,执法人员又意外发现了2.32万元现金。在别墅的地下室,执行干警们发现了专门的舞蹈室。

与奢华的房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屋内多个角落堆积着打包的衣物,显然被执行人有搬走的意图。法官对所有搜查到的物品进行查封后,转赴下一个执行现场。

19:00

建邺法院

一公务员成“老赖” 房内挂俩LV

法官一天打7个电话不回,申请人多次约谈避而不见,而这位牛气的“老赖”竟然是公务员。

7月10日晚上7点,建邺法院执行法官前往被执行人蒋某位于凤凰花园城的住处时,再次吃了闭门羹。邻居说,这户人家已经有些日子不在这儿住了。经在场法官与南京中院执行指挥中心联络后得到指示:破门搜查。

记者跟随执行法官进去后发现,房间整洁有序,一间卧室里面挂着的两个LV包,同时还有一些名酒和电子产品。

建邺法院执行法官告诉记者,被执行人蒋某与申请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签订贷款合同,共计借款270万元。到案发时,还有本金近63万元及利息未还。

据南京中院执行指挥中心透露,蒋某在南京市各家法院共有7个案件,近710万的债务。

法院在此前执行该案过程中,查询并冻结了蒋某名下的存款,同时多次联系蒋某发放执行通知等文书,并将他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但这些措施始终未能引起蒋某的重视。

据执行法官介绍,这处位于鼓楼凤凰花园城的房产有90多平方米,能卖400多万元。该房此前已经因为其他案件被雨花台区法院和鼓楼区法院查封。

22:40

高淳法院

法官上门 老赖醉倒自家院中

晚10点40分许,高淳法院的执行干警们来到被执行人王某家中,一进王某家的院子,眼前的景象把大家吓了一跳:只见王某倒在院中台阶处,嘴边有一堆呕吐物,他的身前有一台电风扇,正对着他吹。

法官一凑近,闻到他身上散发出浓浓的酒气。法官连忙将他拍醒、拉起来,看到眼前的法官,王某一脸懵。

据了解,王某涉及的是一起民间借贷纠纷,他向原告郑某借款本金8万元及利息4万元,在审理过程中,经法院主持调解,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但王某至今仅履行38200元。据了解,王某在固城镇经营服装厂。

昨晚,法官依法对王某家进行搜查,搜出多瓶高档白酒。法官表示,王某拒不还款,法院将把搜到的财物扣押,并准备对王某采取强制措施。

另一起案件也很奇葩。邓某欠下周某钱款一直未还。晚上11点30分,法院的执行干警们来到邓某家中。邓某父母开门后称有未成年的孩子,请法官在楼下等邓某下楼。

正在此时,法官突然发现房顶闪过一个人影,邓某只穿一条内裤爬上了自家房顶准备溜走。经法官反复劝说,邓某从房顶下来,并被当场拘传。文/朱健勇 赵加琪

责任编辑:周经韬(EN069)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 美癌症协会:久坐恐导致14种疾病死亡风险提升

    美国癌症协会最新出炉的一项研究表明,与每天坐不到3小时的人相比,久坐超过6个小时以上的人其早逝风险恐会上升19%。

  • 张敬轩不觉得容祖儿失恋:身边有深爱她的人

    对于有指祖儿买入两亿豪宅,张敬轩表示有听老板提过,坦言并不出奇:“她自己有实力,妈咪又是理财高手,我每次见到伯母都是在银行。

  • 暑期参观北大需提前七天预约

    计划于2018年7月7日开始试运行,正式运行时间为7月14日至8月20日。个人暑期只能预约一次,年满16岁以上的人预约成功后可带两人入校,入校时要通过实名验证和人脸识别。

  • 3岁女娃铁钩戳进眼睛,带着一截钢管送医!

    3岁宝宝在幼儿园挂毛巾却蹊跷把自己“挂”上了毛巾架,铁钩整个深入眼睛。一个星期之后,这个惊悚的画面再次出现。

  • 北京法院首次“悬赏找车”

    法院悬赏寻找的两辆车,其中一辆是黑色的梅赛德斯奔驰小轿车,另一辆为黑色的别克小轿车。两辆车均属于同一被执行人。举报人只要提供有效线索,帮助涉案车辆扣押到位,就可以获得1万元奖金。悬赏截止时间为2019年6月7日。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