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时代变迁 “母亲河”上架新桥

2018-05-2517:16:57来源:法制晚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小时候每当唱起这首歌时,我总以为是乔羽老师专门为我的家乡写的。我的家乡就有一条大河叫永定河,我家就在岸上住。

永定河是我们孩提时的乐园,那时还没修水泥河堤,两岸全是红、白胶泥。我们把胶泥蹾成方块,然后再雕塑成一个个的工艺品,如:小狗、小猫、小鸡、小兔、小手枪、笔筒等,虽然制作得非常粗糙,但我们玩得却很开心。

那时在河边随便一挖就能挖出蚯蚓,我们把蚯蚓往鱼钩上一套,用自制的鱼杆就钓起鱼来。那时的鱼真多,工夫不大就钓满一洗脸盆,有白条、白鲢、沙锥子、嘎鱼,运气好时还能钓上鲤鱼。那时生态环璄好,随便翻起河里的石头就能翻出甲鱼、乌龟或螃蟹。退潮之后还能在河边冒气泡的地方挖出许多蛤蜊,最大的蛤蜊能有成年人手掌那么大,据说还有更大的。

炎热的夏天,骄阳似火大地如焚,人们待着都会大汗淋漓。但要泡到河里可就不一样了,你会觉得暑气顿消,惬意极了。大人们泡在河里顶多做几个游泳动作,或踩水或划水或蛙泳。孩子们在岸上就淘气,到了水里就更不老实了。大人若踩水,孩子们就潜到河底挠大人的脚心。大人要是蛙泳,孩子们则游到大人的肚皮底下抠大人们的肚脐。

这条美丽的大河像把双刃剑,两岸的人靠水吃水。水既能给人们以资源乐趣也能给人们以不便。当时只有一座用钢丝绳绷起,桥面铺着木板的桥通往两岸。这座桥很窄,而且还是走一步来摇三摇。因此不能过车,只能勉强过人。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妈妈让我到河对岸打油。由于刚下过雨桥面很滑,打完油我尽管是小心翼翼地走在桥面上,但还是摔了一跤。

没想到这一跤摔得非常厉害,摔掉了我四颗门牙,打碎了一瓶花生油,还扎破了我的手。受了这么大委屈我还不敢回家,因为摔洒的那瓶花生油,是家里一个月的炒菜油啊,妈妈知道后肯定会痛打我一顿。

“刘嫂,你们家孩子咋躲到房后面哭呢?”一位街坊大婶对我妈说。

“你这是咋的啦?”妈妈出来见我满嘴流血, 满身的污泥,惊诧地问。我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傻孩子,花生油再重要,也没有宝贝你重要啊!”妈妈边说边把我背到了门头沟区医院。到了医院,牙科医生给我打了一针麻药,取下了那四颗摇摇欲坠带血的牙。

爸爸听说后一路啼哭着回了家。到家后爸爸看着我红肿的双唇心疼地说:“桥啊桥,啥时候才能修起一座新桥啊!”

就在去年夏天,那座摇摇欲坠的小桥终于变成了能并排走汽车的大桥了,老百姓都由衷地说:“多年的旧桥变新桥,见证了社会的发展变迁,未来的日子里,我们的生活会更加美好。

链接·如何参与活动

“我与改革开放”故事征集活动已经启动,名为“我与改革开放”故事征集的活动官方微信、微博同时开通。文字作品请发送至大赛邮箱wyggkfgszj@163.com或wyggkfgszj@126.com(两个邮箱任选其一);视频作品上传,请登录优酷、爱奇艺、第一视频、梨视频、六间房任一家承办视频网站活动专题页面参与活动。

作者/恨铁 整理/记者 李洁

责任编辑:向勤如(EN00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