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90后夫妇入狱1岁男娃咋办?民政局成为新“爸爸”

2018-05-2214:07:22来源:大河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新乡太阳村孩子们的小床。大河客户端 图

一岁多的亮亮(化名),本应依偎在父母怀中咿呀学语,而如今他却成了有父母的“孤儿”。2017年,亮亮的父母因犯强迫卖淫罪,被河南洛阳市公安机关执行逮捕,法院最终分别判处夫妇二人有期徒刑七年、六年。

年轻的夫妇被判入狱,一岁多大的孩子将要面临无家可归的困境。尽管2006年,民政部出台了《关于加强孤儿救助工作的意见》,突破性地将服刑人员子女救助工作列入国家孤儿救助政策的总体规划之中,但仅限于孤儿救助,对于如何整体解决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问题,该意见并未涉及。在缺乏相关法律法规依据的现实下,无辜的亮亮如何得到妥善安置?

而在新乡,有这样一家民间公益慈善组织机构——太阳村,它专门集中代养代教在押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女。

从2004年8月创办至今,近300名孩子曾在这里生活、学习过,他们中间还有16名顺利走进大学。太阳村是如何建立的呢?这里的孩子生活状况如何?

一种做法

>>父母被判入狱留下一岁多的孩子

2017年12月4日,洛阳市涧西区人民法院法官当庭宣判:犯罪嫌疑人李某某因犯强迫卖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1万元;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因犯强迫卖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万元。

宣读完判决书后,李某某和王某某泣不成声,此刻,最让他们揪心的不是自己的刑期,而是自己刚一岁多的儿子——亮亮。

父母被判入狱,孩子可以跟随亲友生活。可办案民警走访得知,亮亮的祖父母早已去世,外祖父母生活在新安县的山区,虽然两位老人想抚养亮亮,但两人家境贫困,外祖父常年体弱多病,且两位老人已经帮其他子女照看着五六个未成年的孙辈。

因为亮亮跟随父亲的户口,落户在老城区某村,因此夫妇二人被刑拘后,村委会代替父母暂时将孩子照顾起来。但村委会表示,无力长期承担亮亮的收养工作。

此外,根据我国相关法律规定,目前在我国,只有父母双亡的未成年人、残疾儿童、弃婴才能进入体现国家监护制度的儿童福利院。因此亮亮也无法被送往福利院。

无奈之下,西工分局只得通过多方协调,将亮亮暂时安置在洛阳市儿童福利院代养,另寻收养问题的解决途径。

>>变更监护人

民政局成孩子第一监护人

怎样才能帮孩子找到一处既安全又健康的家?西工分局的民警急在心里。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因为不符合相关政策,民政部门希望公安部门尽快将亮亮接走。无奈,西工分局只得将此事上报至洛阳市政法委,寻求帮助。

这件事也因此引起了洛阳市政法委副书记尤清立的高度重视,他曾先后多次亲自组织公安、法院、民政、律师事务所、村委会等单位召开协调会。

河南永晖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周卫东和她的助手实习律师李洋为亮亮及家人提供了无偿的法律援助。据周卫东介绍,夫妇二人入狱后,亮亮居住地的村委会便自然成为亮亮监护人。因此经商讨,多部门达成了一致意见,由村委会作为申请人将亮亮户口所在地的老城区民政局以民事诉讼的方式诉至老城区人民法院,由老城区民政局成为亮亮的第一监护人,这样按照法律规定,亮亮便能够得到儿童福利院的合法照顾。

2018年5月2日,老城区人民法院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和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判决老城区民政局成为亮亮的监护人。

至此,老城区民政局成为亮亮的新“爸爸”,亮亮也顺利地进入儿童福利院,有专人照看他的生活。

一种模式

>>创办已经14年,目前占地20亩

新乡,有一座河南省女子监狱,里面关押着上千名服刑女犯,她们要在这里重塑自己的人生。

高墙外,被抛在家中的未成年子女成了一些女犯最大的牵挂,这些孩子或被寄养在亲戚家,遭到冷落;或独自生活,孤苦伶仃……

2004年的一天,位于北京的太阳村爱心妈妈,带一名服刑人员的孩子到河南省女子监狱探亲,这件事正好被监狱相关领导所知晓。彼时,狱方正为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没有监护人所发愁,北京太阳村的运作模式正好提供了一种途径。

当年8月,在河南省女子监狱领导的建议下,北京太阳村和河南省女子监狱一起在新乡设立了太阳村,专门接收犯人的孩子。

王敏,退休前是河南省女子监狱的副监狱长,她也是最早参与到新乡太阳村筹建的人员之一,目前她是新乡太阳村“村长”。王敏告诉记者,太阳村成立第一年,只针对河南省女子监狱的在押服刑人员,当时就接收了将近70名未成年子女,由于场地、服务人员的限制,其中45名孩子被分流到了北京的太阳村,只有20多名留在了新乡。

在社会各界的不断支持下,2009年,新乡太阳村进行了迁建。新的太阳村位于新乡县朗公庙镇,占地近20亩。

>>年龄最小的宝宝屋,铺有地暖

王敏告诉记者,太阳村不是孤儿院,因为这里的孩子都有自己的父母和曾经美满的家庭;它也不是一个临时性的政府救助站,更不是一个收容所,服刑人员的未成年子女要想来这里生活,也有着严格的条件和程序。

首先要由服刑人员提出申请,然后由监狱对其是否符合条件进行审查。主要审查内容就是父母双方是否在押服刑,或父母中一方在押服刑,另一方是否下落不明或死亡或重病重残,且无亲友或亲友无力抚养,造成孩子生存非常困难;对孩子的审查主要是否在十六岁以下,身体是否健康,有无传染性疾病或者家庭传染病史。接收孩子时孩子有监护人而无能力抚养孩子的,需出具放弃监护权证明,且需所在村委会或街道居委会签字盖章。然后在监狱警官见证下,太阳村法人代表与孩子父母签署代养代教协议。

如今的太阳村里,生活着涉及22所监狱服刑人员的子女80余人。村长根据他们的性别、年龄分成了6个“爱心小屋”。这些“爱心小屋”均由爱心企业援建,室内配有衣柜、书桌、电视、空调。

每个孩子一个衣柜,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爱心妈妈童国荣告诉记者,这里的孩子自理能力都比较强,这也是爱心妈妈们平时对他们要求的结果。

在一年级以下的宝宝的“爱心小屋”内记者看到,每个床头都摆放有一个毛绒玩偶。爱心妈妈童国荣告诉记者,这些孩子都享受着特殊待遇,室内被铺上了地暖。

>>先后有16人考入大学

太阳村一开始就以民间公益慈善组织机构的形式出现,那么他的运行成本有多大?资金从何而来也被众多人所关注。

王敏告诉记者,目前村内共有服刑人员子女82人,管理人员3人,爱心妈妈、保安、司机等工作人员15人。所有工作人员每年的工资需要30多万,各类设施维修、维护费用要20多万,加上太阳村日常生活支出,花费不菲,但大多数都花在了孩子的身上,所有账目对外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至于每年的收入,则主要来源于社会各界的捐赠,多年来,河南省慈善总会都会给予大力支持。平时也经常会有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前来探望孩子,带来慰问品等。另外,当地政府也为孩子们办理了低保手续,目前每个孩子每月都能享受到265元的补助。

在太阳村的院子里,爱心妈妈们栽植了一行行的果树,果树下面种植着各色蔬菜。童国荣告诉记者,这些蔬菜一方面减轻太阳村的经济压力,另一方面也能让孩子们通过劳动获取收获的快感。

如今,一棵棵杏树枝头的果实已经成熟,孩子们谁也不会私自摘取一颗。

“这些孩子遇到服刑的父母这是不幸的,但能来到太阳村又是比较幸运的。”据悉,自太阳村成立以来,先后有近300名孩子在这里生活学习过,其中有16人顺利走进大学校门。

责任编辑:唐冰清(EN073)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