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斑斓创新炫眼目 缤纷算法启人心——陈云霁

2018-05-0414:47:55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智能+芯片:中国芯“新”在这里!

青音

“当你在做一个非常前瞻、大家都不太理解的东西的时候,受到的支持和理解并不多,这是最令人痛苦的地方。所以真正好的研究者,在他做出关键性突破的时候,肯定是个孤独者。——陈云霁”

陈云霁: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他带领团队研制了国际上首个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寒武纪。其智能处理的能效达传统芯片近百倍,已实用于数千万手机产品(包括国际上首个AI手机华为Mate10)中,受到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Intel和谷歌等机构的广泛跟踪引用,入选了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评选的15项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

“创新是什么?就是做别人没做过的东西。但这句话背后,是有很多道理的。别人为什么不做?是因为这个东西本身就很傻?还是因为这个东西做了也没有意义?还是因为什么……”

14岁上大学、24岁博士毕业、29岁评上教授和博导,陈云霁,这位被外界称为“弯道超车”的天才,带领团队研制了国际上首个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寒武纪。

这一由国人自主研发的智能处理器,智能处理能效达到传统芯片的近百倍,并被实用于数千万手机产品中,诞生了国际上首个AI手机华为Mate10。陈云霁参与的一系列研究成果受到哈佛、斯坦福、麻省理工、Intel和谷歌等机构的广泛跟踪引用,并入选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评选的15项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

陈云霁,也被全世界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Science》评价为国际上该方向公认的领导者之一,被MIT科技评论评为全球35位杰出青年创新者之一。其芯片成果,甚至孵化了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创业公司——寒武纪公司。

这位“弯道超车”的天才对创新有自己的定义。在关于“中国芯”问题被广泛探讨的当下,这位年仅35岁、凭借芯片研发成为“北京青年五四奖章”获奖人的学者,谈了谈他对科研、创新以及中国芯的理解和想法。

“中国芯一些点上的技术是可以做到领先的”

北青报:最近关于中国芯片的探讨声很多,作为芯片的研发者,您怎么看这些声音?

陈云霁:从国际上来看,美国在芯片产业方面有很大的领先优势,甚至控制了芯片上下游的产业链。但是,我们中国的情况,其实有些点的技术,还是可以做到领先的。还有其他一些领域,比如手机芯片,中国也做了一些不错的工作。

北青报:对于中国芯片的研发,您做的是哪方面工作?

陈云霁:我们做的工作,相当于是画芯片的“设计图”,这就跟建筑设计院做的事一样,比如要盖一座楼,它有多少层、每一层有多少钢筋和水泥、有多少房间、有多少玻璃等。这些工作,由我们来设计。

“将人工智能与芯片交叉研究早已预感到这个时代的到来”

北青报:在我们整个芯片产业链并无领先优势的背景下,为什么还要做中国的芯片研发?

陈云霁:其实我从本科毕业后,就跟着导师在做国产通用CPU龙芯(中国第一个通用国产CPU)了。到了2008年,那会儿人工智能还没像现在这么热,国内外都没有人在研究这个东西。但当时,我们已经预感到人工智能时代迟早是会到来的,而这个时代如果到来的话,它一定要有自己的核心物质载体。所以,从那时候,我们就开始探索人工智能和芯片的交叉研究。

北青报:寒武纪是一款深度学习处理器芯片,这是个什么概念?和人工智能又有什么关系?

陈云霁:深度学习,是现今人工智能中最重要的一种算法。它的能力很强,但又特别“吃”芯片,对芯片的要求很高。举个例子,阿尔法狗和李世石在下棋时,大概用了1000多个CPU和2000多个GPU,平均每盘棋电费就要接近3000美元。这么好的智能算法,如果用传统的芯片来处理,一方面普通人用不起;另一方面也没法用,手机怎么可能支撑这么多的电?所以,我们在做的就是一种能承载智能技术的芯片,这也是它的价值所在。

“白天求生存晚上谋发展”

北青报:我们知道,研发是个“慢功夫”,也有很大的失败风险。寒武纪,也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摸索。怎么坚持下来的?怎么认为这样的坚持一定会有意义?

陈云霁:当你在做一个非常前瞻、大家都不太理解的东西的时候,受到的支持和理解确实并不多,这是最令人痛苦的地方。在2008年,甚至是2011年、2012年时,即使是做计算机的人,也不太能理解我们到底是在做什么东西,做的意义何在。连我的学生都会和我说,陈老师,你做的这个东西发不了论文,因为太奇怪了。

北青报:您当时怎么回答学生的?

陈云霁:我说,我同意,我也觉得它发不了论文。在我们科研院所,最主要的产出可能还是论文。所以发不了论文,大家会觉得约等于在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生命。

北青报:寒武纪是成功了。那万一失败了,怎么权衡生存问题?

陈云霁:我也要生存,我也是年轻人,我也有老婆孩子。要平衡理想和现实,确实也需要技巧。我以前听说过一句话,“白天求生存,晚上谋发展”。公认有价值的东西,我也在继续做,像通用CPU,我也还在做,所谓“白天求生存”。但我内心觉得我的使命还是应该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这就是所谓“晚上谋发展”。所以,其实我也不是把所有时间都花在我真正喜欢的东西上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有为了生存而去做的东西。

“宽容是年轻人创新时最需要的环境和态度”

北青报:您最近在着手什么工作?

陈云霁:还在持续做芯片。我们最近正在筹备上海发布会,要发布寒武纪云服务端的芯片了。打个比方,原来我们是在做芯片中的“节能汽车”,现在开始也做“跑车”了。

北青报:您觉得在北京这样一座城市,对于年轻人创新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

陈云霁:宽容,有一个特别宽容的环境和态度,让大家愿意去做一些相对来说“离经叛道”的事情,否则就没有什么创新可言。这种“离经叛道”,是在很多人还意识不到它的价值和意义的时候,还要给年轻人一个机会,让他们去试验、去挑战,甚至试错。寒武纪,也是在很多领导的宽容中成长起来的。“离经叛道”,我相信99%都会是错的,但好的也就在剩下的1%里。

文/本报记者林艳

责任编辑:张琳(EN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