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女子肿瘤手术做一半发现无肿瘤 医院全责赔4.3万

2018-04-2509:14:55来源:成都商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新闻回放:手术做到一半,医生说没找到肿瘤。“白挨一刀”,家属与医院发生纠纷,经成都商报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据23日报道,患者女儿将母亲送到了当地三甲医院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就诊,得出结论是“无须治疗,定期复查即可。”范小姐又通过网络问诊,将宜宾三医院B超检查报告、一医院B超检查报告,发给同属三甲医院的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生进行远程诊断,被判定为“肿块不大、影响不大,无须手术、无须吃药,定期检查即可。”

在宜宾市翠屏区卫计委调解下,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于24日下午与患方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赔偿各类经济损失4.3万余元。

24日上午,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徐良、医患沟通办主任夏子红及妇产科主任江峻山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详细回应了此次手术及纠纷中的焦点问题。

[焦点]

1、发现没有肿瘤时,是否已切开腹部与子宫?

患方:医院医生因患者盆腔内发现肿瘤而对53岁的患者施行手术,结果手术中发现没有肿瘤,患者为此“白挨了一刀”,医生还切开了患者的子宫。

徐良:患者盆腔内的包块(肿瘤)确实存在,手术前存在、手术中存在、手术后也存在,并非如患方所称手术时没发现肿瘤。而这次手术,是通过窥镜进行,只是在腹部打了五个小孔,不是原来的“开关手术”,因此不需要切开腹部。这个手术对人体损伤小,很多病患愈合后甚至都看不到疤痕。因患者子宫从外面看到有凸起,电刀切开一小切口看切面上是否有肿瘤。

江俊山:盆腔内镜下探查后,发现该肿瘤并非来自卵巢,而是来自于患者子宫。排除了此前考虑的卵巢“畸胎瘤”,进而确定了B超检查时发现的包块来自于患者子宫。

2、手术究竟是肿瘤切除,还是剖腹探测检查?

患方:医生因判断体内包块为“卵巢畸胎瘤”而建议手术切除,而事后患方了解到手术前应该对患者有更多的检查,以便确保手术安全。

徐良:医院对患者施行的手术叫“腹腔镜下探查术”,而不是肿瘤切除术。这个手术具有检查和治疗(切除)的双重功能,既可以进行一步明确体内肿瘤的来源,又能在确定为恶性肿瘤后,对其进行切除治疗。因此,对谢女士施行的手术,无论从手术指征,还是手术方式上,都符合医疗原则。

在对谢女士的诊疗过程中,本来术前可做一些相关检查,如CT或核磁共振后,再行腹腔镜探查,但考虑到即使做了相关检查,仍需行腹腔镜探查,为避免造成患者过度检查,故术前未做上述检查。

医生为谢女士手术中

3、四次询问是否切除子宫,是否存在诱导手术?

患方:手术中,医生四次询问是否要切除子宫,并要求家属各种签字,怀疑医院诱导手术。

江峻山:子宫肿瘤通常为良性,转为恶性肿瘤的可能性不大。因此,这个肿瘤既可以切除,也可以保守治疗。但是否切除,医生在没有征得患者家属同意前,不能擅作主张,必须得到患者家属同意并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徐良:在手术过程中反复询问病人家属要不要切除子宫,其实就是保证家属在每个环节的知情权,由家属来确认要不要切除病灶。最后家属不同意切除病灶,医生根据家属的要求作了处置。正因为探查发现新情况,反复向家属通报、确认,才导致原本只需要两个多小时的手术,进行了差不多四个小时。

宜宾三医院作为公立医院,医生收入是一个综合考核系统,包括社会评价、患者满意度,而不是经济指标。因此,医生没有诱导患者手术的动机。

4、究竟属不属于误诊??

患方:医院可能存在误诊、违规操作及过度医疗等问题。

徐良:B超作为一种检查手段,其得出的结果并不一定就完全真实,因此需要作进一步检查,这就是腹腔镜探查术。B超检查报告上的“畸胎瘤待排”,就表明这个判断结果需要作进一步排查,以便确定肿瘤来源和性质。因此,并不存在误诊一说。无论是手术本身还是医调委的认定,此次双方产生的纠纷,只是一个医疗纠纷而不是医疗事故。

5、让患者走司法途径是不是故意刁难?

患方:明明三医院负全责,之前院长都说可以赔偿患方两万元,现在却非要让患方走司法途径,连两万元都不赔了,质疑医院故意刁难患方。

夏子红:患方对于此前医院所称愿意赔偿两万元是误解。根据《四川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办法》,公立医疗机构发生赔偿额在二万元以下的医疗纠纷,可以通过双方自行协商解决;赔偿额超过二万元的纠纷,原则上应当选择人民调解、行政处理或司法诉讼解决。医院是表明只有两万元以内的自主权,而不是承诺赔偿两万元。

徐良:目前处理医患纠纷有三个途径:二万元赔偿以内的纠纷可院内协商,其次是人民调解,再不行就是司法诉讼。院内协商和人民调解,两个程序都走完了,如果患方主张的权益在二万元以上,那么只有司法诉讼这一条路了。不过,院方协商的大门永远为患方敞开。

[定性]

医调委四名专家独立合议

认定为“诊疗行为存在不足,病历书写不规范”

据宜宾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相关负责人介绍,为了解决双方纠纷,明确过错责任,宜宾医调委组织了影像学等四个方面的四名专家(均为主任医师、教授)进行了认真审查合议。专家组与医院和患方均不见面,也不听双方陈述,只审查病历资料,完全独立合议,不受任何一方干涉和影响。

“专家对整个病历资料全面进行了审查,看到了医院在诊疗行为中,存在一些不足。最后得出的意见认为,医院病历书写不规范,违背了卫生部病历书写的要求。专家对医院的过错责任一票否决,由医院承担(此纠纷)全部责任。”在调解中,宜宾市医调委负责人当场向医患双方宣布责任,医患双方均表示认可。

徐良表示,宜宾三医院领导层对此医患纠纷暴露出的病历书写不规范等问题很重视,启动了针对医护人员及科室的纠查程序,相关责任人员将受到医院内部处理。同时,院方也积极、真诚地与患方沟通解释,医院负责人还亲自向患方家属道歉。“出现问题,我们决不回避,该我们的责任,也决不推卸。”

“在认可宜宾医调委作出的医院承担全部责任的前提条件下,我们严格按照现行的赔偿标准,核算了赔偿患方的损失。”徐良说,为了安抚患方并表示医院诚意,在某些赔偿项目上甚至超出了国家规定的标准。“比如精神损害赔偿,通常要造成患方死亡或残疾时,才会有此一项。但我们为患方考虑了1000元精神抚慰金。”

记者在宜宾市医调委医疗纠纷人民解调记录上看到,院方提出的赔偿清单包括:住院14天加出院休息一周计误工费,21天每天按150元计算共315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按14天,每天100元计算共1400元;住院伙食费每天按20元计算共280元,交通费按实际情况在一定范围内考虑;患方入院时缴纳的3182.50全部退还,医疗费由院方全部承担;再给予1000元精神抚慰金。

医调委调解员表示,医患纠纷双方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拿出诚意在互相理解、互谅互让的基础上协商解决。如果调解不成,双方都可以通过司法诉讼解决。


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

[进展]

卫计委主持调解 患方获赔4.3万元

患者谢女士女儿范小姐表示,她们无法接受医院总计9000余元的赔偿金数额。“开始就赔两万我们没同意,结果让我们去江北(医调委)协商,又是找专家鉴定,结果还是扯把子。”范小姐告诉记者,“医院称赔偿是按法律算的,我们不懂法,但我们知道损失不止那一点。”范小姐说,“如果去起诉,请律师可能还要倒贴钱。”因此,暂时不会考虑起诉医院。

宜宾市医调委调解员认为,此纠纷涉及到的赔偿项目和标准,只有医疗费的承担问题及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及交通费,可以适当考虑精神抚慰金。“医院已经列出了按全责计算的赔偿清单,但是和患方提出的赔偿要求差距太大。”医调委认为患方提出的赔偿要求和依据不充分,建议双方认真了解涉及人身损害赔偿的相关法律。

24日下午,宜宾市翠屏区卫计委再次组织医患双方进行调解,宜宾市第三人民医院与患方达成赔偿协议,一次性赔偿各类经济损失4.3万余元。

责任编辑:唐冰清()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精华推荐

关闭 北青网新闻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