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74岁大爷街头摆摊免费教路人学绒绣 收徒上千

2017-12-2614:31:40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74岁大爷街头摆摊 免费教路人学绒绣

每天从石桥铺坐地铁到小什字授艺,两年来收徒上千

这几天的微博和朋友圈里,一条关于“七旬老大爷街头免费教绒绣手艺”的消息走热。消息说,从轨道交通小什字站9号口出来直行不到50米,一家小面馆门前,有一位老大爷整天坐在这里刺绣。每当有人围观,他就会耐心介绍自己正在做的是绒绣,为了不让这份手艺失传,他随时欢迎有意者来免费学习。

绒绣是一门什么手艺?老大爷为啥会干针线活?为什么又希望别人来免费学?昨日,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找到了他。

“回去后还有什么不会的,再来找我”

昨天上午,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面馆门前找到了这位老人。他叫蒋克荣,今年74岁,架着一副老花镜。由于这里是风口,他不但戴着帽子,戴着手套,还戴着耳罩,全身捂得严严实实,手上拿着针线,正做着刺绣。

“哇!这些毛茸茸的花好漂亮,是啷个绣上去的哟?”蒋克荣的绒绣摊离地铁口不远,附近还有大型批发市场,人来人往,不断有路过的人前来问上几句,蒋克荣就耐心地解释,从不厌烦。

“用特制的针把线绣上去后,再把线圈剪断,然后用牙刷细心刷一刷,就出现这种绒绒了。”蒋克荣对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说,其实学绒绣很简单,先将画临摹到白布上,然后用专门的针把线绣到画好的图案中,只要针刺下去又提出来后,白布背后就形成一个个线圈,之后再用剪刀把线圈剪断,用旧牙刷把剪断的线圈刷至绒绒即可。

蒋克荣说,绣绒绣对布料和线都有要求,布料不宜选容易挂丝的,线只能选棉线,其他的线不能刷绒。另外,蒋克荣还专门准备了一套供过往路人学习绒绣的工具,一些路人在了解了初步的步骤后,如果感兴趣,就用这套工具继续操作。

“要是回去后还有什么不会的,再来找我。”每一位体验过绒绣的路人离开时,蒋克荣都会说上这句话。

“害怕这门手艺失传,就想找一些徒弟”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看到,蒋克荣身旁挂着不少绣好的绒绣,主要以花草为主,摸起来毛茸茸的,与平常我们看到的十字绣不同,绒绣的图案立体感特别强。

蒋克荣说,绒绣上手很容易,最难的是配色,

“颜色搭配得好,绣出来的东西才好看。不过,现在年轻人都会上网,网上有不少搭配好的图案,照着那样搭配就行,上手后的技术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了。”

蒋克荣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他在20多岁时,就学会了这门手艺。因为家在大足农村,主要是务农,只在闲暇时才绣上几下,遇上赶场天偶尔还会去街上教人绒绣。“年轻时,老家很多人会把图案绣在枕头上、衣服上当嫁妆,后来随着时代变化,绣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

因为子女都在主城,2011年,蒋克荣也从老家来到主城。“刚开始来重庆那几年,我特别不习惯,儿女都有各自的事情,我每天除了散步、吃饭,就是睡觉。”蒋克荣说,因为住得不习惯,自己还去卖过一个月报纸,帮别人看过一个月车库,后来都因身体原因又闲在家里了。

“闲暇时,偶尔拿出针线绣两下,后来得知在主城连绒绣针都没地方买,害怕这门手艺失传,就想找一些徒弟。”蒋克荣说,儿子和女儿对绒绣都不感兴趣,为此他还专程回了一趟老家,找到自己的侄儿,希望他能学下去,“一开始侄儿说要学,可是后来他老婆就不让他学了。”

带着遗憾回到主城后,蒋克荣实在想不出其他什么办法了,决定在大街上摆摊,免费教人学,让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我教的徒弟,有好几十个的技术都比我好”

从2015年初开始至今,蒋克荣已在小什字摆摊两年多,只要不是恶劣天气,几乎每天在那里都能见到他的身影。每天早上,他都从石桥铺坐地铁到小什字,在那里一坐就是一整天,中午饭就在附近随便解决。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在这里站了一个多小时,就有10多人前来围观,其中有4个人很感兴趣,向蒋克荣讨教手艺。“以前只是见到有人用这个盘子来绣手绢,还没见过这种绒绣呢。”市民王女士说。

“每天围观的有几十人,真正想学的有十来个人。”蒋克荣说,他之所以把摊摆在这里,是因为这里人流量大,还有很多来重庆旅游的外地人。据他介绍,在此摆摊两年多,教会绒绣的有上千人,其中1/3都是外地人,因为不会用手机存电话号码,每位徒弟都会主动把自己的手机号存在他的手机上。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从蒋克荣手机通讯录中看到,他的徒弟遍布江苏、安徽、湖南等地。

“我现在老了,手脚也没得年轻人灵活了,我教的徒弟,有好几十个的技术都比我好。”蒋克荣指着旁边的一幅梅花图说,这个梅花图自己需要花上一个星期才能绣好,而他的徒弟一个星期可以绣上三幅这样大小的图案,“因为担心我的身体,女儿经常给我说,不要出来摆摊了。但我觉得,能够多教会一些人算一些人,让这门手艺能够传下去。”

今年25岁的田芳,就是蒋克荣的一个得意弟子。她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她也是去年偶然路过那里,对绒绣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就开始向蒋师傅学习,“十多分钟就学会基本的手法了,后来又去找蒋师傅请教过几次。”田芳说,学会后还绣了好几幅送给朋友。

因为前来学习的人多,蒋克荣的弟子们还专门为他做了一块招牌和一盒名片,“名片现在发完了,就连我现在用的这个手机,也是一个徒弟送的。”蒋克荣笑着说。

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 张春莲 文/图

多知道点

绒绣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重庆市工艺美术行业协会秘书长柳孔文告诉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绒绣属于刺绣的一种,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比较流行,一般都绣在枕头、手绢上,不过后来似乎逐渐消失了,特别是近些年来,十字绣的流行更是让绒绣边缘化了。

柳孔文说,这个传统手艺全是手工活,目前重庆会这门手艺的不多,市面上几乎看不到有绒绣针卖,但在上海、浙江一带还是比较多,上海绒绣还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如今在重庆有人来推广这个传统手艺,也是值得支持和鼓励的。”

责任编辑:韩少秋(EK010)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