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首页>新闻>正文

特朗普分享情报 恐陷信任危机

2017-05-1808:48:18来源:北京青年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向俄罗斯外长透露“机密情报”一事引发的风波仍未平息。美国媒体16日报道,这一涉及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情报源自以色列。

分析人士认为,虽然美国总统有权解密情报,但“泄密”风波或引发一些盟国对与美共享情报产生信任危机。

特朗普上周在白宫会晤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俄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美国《华盛顿邮报》15日援引多名美高官的话报道,特朗普在会谈中提到,美方最新掌握的情报显示“伊斯兰国”成员试图用手提电脑炸飞机。

按消息人士的说法,上述情报由一个美国盟友国家提供,对方根据情报共享协议分享给美方,消息源则可能是植入“伊斯兰国”内部的卧底。

继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曾向俄罗斯“泄密”之后,多名支持特朗普的官员16日对此事进行辩解,称特朗普未做危害国家安全的事。

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率先在白宫召开记者发布会,力图回应媒体质疑。麦克马斯特说,媒体关于特朗普上周会见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时泄露“敏感情报”的报道出发点有误。

对于媒体所报道的内容,麦克马斯特和白宫新闻发言人斯派塞都表示不满。他们认为更值得警惕的是白宫官员向媒体泄露秘密的行为。

“那些违背保密协议,将信息告诉媒体的人放大了国家面临的风险,”麦克马斯特说,“这些信息可以用来使美国公民陷入危险境地。”他建议展开调查,确保政府部门的可信度和跨部门信息共享和合作的安全性。

斯派塞说,特朗普和拉夫罗夫会谈时,只有三名美国官员在场,分别是麦克马斯特、国务卿蒂勒森和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鲍威尔。

“有资格获取相关信息的人将这些信息推送给媒体将危害国家安全……这是危险的。”斯派塞说。

关注一

总统情报分享是否恰当?

特朗普16日发表推文称,他有权与俄罗斯官员就打击恐怖主义共享信息。同一天,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在一份白宫简报中说,这是总统的“常规”情报共享行为,内容“完全恰当”,而且特朗普不知道情报消息源。

但《纽约时报》等美国媒体指出,这份情报由以色列方面提供。只不过,尚无美国官员证实这一说法。

以色列驻美国大使罗恩·德尔默在一份声明中说:“以色列完全信任与美国之间的情报共享关系,并期待在未来数年中与特朗普政府强化这一关系。”

德尔默没有对遭“泄露”情报来源于以色列的说法作评论。

按美联社的说法,虽然美国总统有权解密情报,但特朗普是在未征询情报提供方意见的情况下与俄方共享信息,“似乎违反了美以情报共享协议”。

而白宫强调特朗普和俄罗斯外交使节的对话未涉及“情报来源、情报获取方式以及未经公开报道的军事行动”。

麦克马斯特说,特朗普和拉夫罗夫确实谈到反恐议题,但表示特朗普意在强调美俄双方在反恐方面持有相同立场。

关注二

“泄密”风波带来什么影响?

美联社说,这可能令情报人员“置于危险之中”,“伊斯兰国”可能因这一事件发现其“缺口”,将卧底“铲除”。

分析人士指出,虽然白宫称特朗普没有与俄方谈及情报的源头和获取手段,但“泄密”风波或引发盟国对美国的信任危机。

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称有关“泄密”事件的报道“令人深为不安”,这些报道或将影响盟友和合作伙伴与美国共享情报的意愿。

美联社援引一名不愿透露姓名和国籍的欧洲国家高级情报官员的话说,如果特朗普被证实与俄罗斯方面谈及了机密情报细节,他的国家将停止与美国共享情报,他说,因为这种行为“会对我们的情报源构成危险”。

据悉,特朗普19日将开启他就任总统以来的首次出访,以色列是其中一站。

关注三

“泄密”曝光 国会讨要说法

“泄密”风波曝光后,一些美国国会议员要求白宫“交代清楚”。

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查克·舒默呼吁白宫尽快将特朗普与俄罗斯官员会晤的记录副本交给国会。舒默说,如果特朗普拒绝这么做,美国人将质疑其总统能否严守重要的国家机密。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言人说,该委员会已要求白宫就这一事件提供更多信息。

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伊莱贾·卡明斯说,这一事件的披露证明民主党人要求对“特朗普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展开“独立调查”合理。

特朗普已因上周突然解职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科米面临舆论压力。科米遭解职数日前,仍在主持联邦调查局对特朗普竞选团队涉嫌通俄的调查。

纽约大学法律教授戴维·戈洛夫说,如果特朗普是因为“管不住嘴”而共享信息,那是一回事;但如果他是以此向俄方“展示诚意”、以增进美俄关系,那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观察

“腹背受敌”的白宫

对特朗普解职科米和向拉夫罗夫提供情报引发的新的国内政治紧张,美联社的报道标题以“腹背受敌”形容当前白宫的处境。

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刁大明认为,两个相对孤立的事件相互粘连,还会发酵,对特朗普、白宫与政界、媒体以及美俄、美以关系将产生何种影响,都需要进一步观察。

刁大明认为,“麻烦”频繁出现,特朗普政府目前的确腹背受敌。科米的风波让“通俄门”雪上加霜,如今又引发了所谓的“泄密门”。无论是特朗普的表态还是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赫伯特·麦克马斯特的澄清,基本上都是在强调特朗普作为总统与他认为有必要的其他国家官员进行沟通的正当性。

“这个理由是可以接受的,”刁大明说,“毕竟,特朗普与俄罗斯外长、驻美大使会面时的所谓‘泄密’,其实是比较难以认定的。美国总统作为国家元首有全权处理外交和国家安全事务,所以如果决定与相关国家分享一些重要情报或信息,这也是在制度框架内的行为。”

针对当前白宫的政治处境,刁大明认为,目前的焦点其实不在特朗普是否在会见拉夫罗夫期间“通俄”“泄密”,因为这种可能性在法理上几乎不存在。问题的实质有二:一是特朗普在处理情报信息时可能不够审慎,缺乏情报意识,的确传达出一些可能节外生枝的内容,比如以色列的参与,但这不是违法的问题;二是特朗普政府内部可能存在泄密情况,率先曝出新闻的《华盛顿邮报》的消息源就令人存疑。

对事件后续发展,刁大明认为,所谓“泄密门”对白宫的“杀伤力”应该不如因科米事件而再度升级的“通俄门”,或者只是“通俄门”的衍生品,“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在会谈中提到的以色列‘卧底’将处于危险境地,这个问题的确会导致以色列方面的不满,但应该还不足以阻碍特朗普上台以来美以关系回暖的步伐”。

本组文/综合新华社

责任编辑:王浚丞(EN059)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